(({});

   逍遥轻咳一声,快速的来到了大针蜂的身旁,从口袋之中拿出了一枚精灵球,白光闪过,影伊布已经出现在了逍遥的身前。逍遥轻咳一声,淡淡的说道:“影伊布,使用治愈之铃!”影伊布大叫一声,一阵阵悠扬的铃声响起,大针蜂身上的紫色光芒逐渐的变淡,消失,最后就连大针蜂身上的紫色光芒也消失的一干二净,看着健健康康的大针蜂,逍遥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一阵苍老的声音传来:“小子实力不错啊!”逍遥微微一愣,回头,就看到了一个满头华发的妇人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只大嘴蝠,一只夜盗火蜥。而这一只夜盗火蜥不就是逍遥刚刚对战的那一只?逍遥的目光之中不由得带上了一丝慎重的神色,看向老妇人的时候,看到老妇人竟然已经有了天王级别的实力,内心不由的更加忌惮。

   老妇轻轻的笑了笑,原本严肃的面庞柔和了不少,看着逍遥道:“逍遥,好久不见了啊!”逍遥微微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老妇,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看过这个老妇,脑海之中快速的思考着老妇的身份,发现没有这个老妇人的信息,再看看老妇身上打了好几个补丁衣服,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轻咳一声,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请问前辈是?”

   老妇的嘴角闪过了一丝笑意道:“不认识了?我是你老姑,千代里慈!”老妇的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场面一片寂静。千代里慈这个名字逍遥是有印象,哦不,应该说是很熟悉的,在家里面还有这这样的一个灵位。听说当年,里慈老姑和穆拉老爷子十分恩爱,爷爷千代里文作为一个妹控没有少难为穆拉老爷子。穆拉当时用一对夜盗火蜥来作为和里慈的定情信物,但是穆拉却在送了定情信物三年时间杳无音讯。整整三年时间,这三年之中,千代也经过了一连串的变数,最大的变数无异于逍遥的奶奶的去世。

   里慈看到了生离死别,看到了大哥的堕落,看到了红鸩用稚嫩柔弱的肩膀撑起了整个家,看到了一脸茫然恐惧的红鸠,看到了嗷嗷待哺的红鹤。奶奶去世,波风家族自然是不依不挠的,三番两次出来找茬,家族当时也不算是特别的和谐,毕竟原定的族长成了这个样子,民心涣散,不少的人野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绑架了年仅五岁的红鸠,里慈和红鸩去救红鸠,里慈为了救红鸠,和那人同归于尽,而红鸩则凭借着自己的叉字蝠带着红鸠逃出生天,逃过一劫。

   看着原本“去世”的老姑,逍遥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戒备的神色道:“你凭什么证明你是里慈老姑?”千代里慈看着逍遥目光之中隐隐约约的期待和恐惧以及戒备,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柔和的神色道:“四十年多前,你曾经来到了一个小树林之中,帮我认清了渣男,还给了我这个!”说着,从腰间拿出了一枚小小的护身防具,不是逍遥交给千代里慈的又是什么?

   仔细想了想,逍遥内心之中带着一丝戒备,承认了千代里慈的身份。逍遥眼中的戒备自然是逃不出里慈的目光,不过对于逍遥这种行为,里慈更多的还是欣慰,不说别的了,逍遥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已经是很难得了,再加上在相信的同时还没有被冲昏头脑,保持一份警惕,这样的逍遥无疑让千代里慈很满意,感叹千代一族后继有人。

   逍遥轻咳一声,上前一步道:“老姑,您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千代里慈看了逍遥一眼,微微的摇了摇头,看着逍遥道:“孩子,

   (({});

   你看!”说着,掀起了自己的衣袖,一道道紫色的疤痕出现在了逍遥的面前,十分的狰狞恐怖,逍遥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一步,但是却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双手拿起了千代里慈的手,目光之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道:“这是?”

   里慈挥手,示意夜盗火蜥和大嘴蝠过来道:“我掉进海里之后就昏迷了过去,一直好心的吼鲸王救了我,把我送到了这个小岛,我在这个小岛上安家,食物之类的都不能吃了,我就开始找果实,但是这些果实吃了之后就会让人的皮肤变成紫色,小精灵的也一样!”说着,将目光投向了夜盗火蜥和大嘴蝠,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愧疚。大嘴蝠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柔和,夜盗火蜥上前蹭了蹭里慈的腿。

   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

   逍遥看着大嘴蝠,这才发现了大嘴蝠身上的斑点,逍遥将目光投向了里慈,里慈不由得低下了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从腰间拿出了四枚冒着寒气的精灵球道:“这些果实吃下去之后,并不是所有的宝可梦都能适应,妙蛙花、霸王花他们吃下去之后都产生了特别的反应,看书.ns.nt无奈之下,我才将他们冻结之后,放在了精灵球之中。这些精灵球平时我也是不带在身上的,只是看到大嘴蝠得到消息说岛上来了外人,害怕两只宝可梦应付不了,才将他们也一起带过来。”

   说着,老妇指了指不远处一只紫色的蛇纹熊道:“你看,这就是这个岛上的生物,和外面的宝可梦最不一样的,就是这里的宝可梦都有紫色的身躯!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在平柑岛上,那里的所有宝可梦都是粉色的,和这里很像呢!”看到了一旁龇牙咧嘴的夜盗火蜥,老妇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笑意道:“倒是一个大胆的小家伙儿,竟然敢到夜盗火蜥的地盘上来找吃的!”夜盗火蜥大叫一声,上前一步,那只蛇纹熊立刻跳起来,消失的无影无踪。

   逍遥轻咳一声,看着老妇道:“老姑,有没有逃出这个岛的方法?”老妇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能用的方法我都用过了,这个岛的上空有乱流,飞行系的宝可梦根本就飞不出去,这个岛的周围有漩涡,水中的宝可梦除了体型巨大的吼鲸王以及群居形态的弱丁鱼,恐怕只有海皇牙能带我们冲出这里了!”说着,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岛上的果实你最好不要吃,不然的话,很可能就会变成像我这样一般,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治疗自己,用刀将体内的紫色素排除掉,才没有彻底的变为紫色。平柑岛上的生物如果不吃平柑岛上面的果实就会死亡,如果身体真正的适应了这样的果实,你就真的出不去了!”说着,回头看了一眼逍遥,目光之中闪烁着惋惜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