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盈利的意义,还包括可以让他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机会。宋锐努力和宋二笙解释了半天,可宋二笙都不为所动。

“………你说这么多,都是画饼,真正实际的东西,我都没看到。难道你想拿着你宋锐这个名字和身份,给我开空头支票吗?宋锐,在商言商,我给你的,已经不少了,更何况,你放眼去看看,去打听打听,全国乃至全世界,除了想攀附你们宋家的,有谁会给出我这样的条件?我可是保证了,绝对不会有亏损或者撤资这类事情出现的。”

宋锐无话可说。确实,远洋给的条件真的很不错,但是,利润分成这部分,真的卡的太紧了。叹口气,“我在考虑考虑吧。”宋锐原本心中第一的合作对象,并不是远洋,但因为远洋是宋二笙在控制,所以他才选了远洋。现在利润部分他不满意,宋锐就有了退意。反正以后还会有和宋二笙合作的机会,没必要第一单项目就非得找她……..

车子停在研究所前面的时候,随着宋锐额下车,他就做了一个让他肠子都悔青了的决定。

宋二笙还真不在乎宋锐会另找他人。反正,他肯定还会哭着回来找她的。这点,宋二笙很有自信。

周五学院内部决赛。宋二笙参加了,因为孟奔有项目。

借用的小操场这边,因为宋二笙和孟奔都在,来了不少外院的学生。孟奔跑了第一,和第二名一起代表学院参赛了。有人就说起宋二笙报的项目,虽然不能参加选拔赛和决赛,但是她什么水平也没人知道,怎么说也应该下场跑一跑吧?

宋二笙听见这个议论的时候,正在看班上一个从小练武的男生给老师展示长拳以及长棍单刀等这些兵器。男生叫钟允,个子不高挺白净,平时文文静静的,谁都没想到,他出自一个练武世家,爷爷爸爸大伯叔叔们都是武术冠军,从小就跟着家里人习武,真功夫有,比赛的功夫也有。

在东庙里,宋二笙是看到过永乐打那种动作很奇怪但长时间看下去却很奥秘的拳法的。在别的地方,她从来没见过。现在近距离看到钟允动手,更加觉得永乐打的那套拳,应该是独门功夫。

“阿笙。”邵嘉艺过来,给了宋二笙一张表格,“不好意思,需要你去跑个三千米…….”这是因为提议的学生太多,老师也没办法,只能让他来找宋二笙说一声。而因为只有宋二笙一个人跑三千米,现在也没有人和她一起比赛,所以阿笙只能自己孤孤单单的,在跑道上跑玩一个三千米。

邵嘉艺想想,都替阿笙觉得尴尬。可要是三千不答应,今天这件事大概就没有办法善了了。学院这边也挺发愁的。

宋二笙接过表格,上面有自己的参赛号码。林懋过来,低声说,“就是外院一帮女生在闹腾,你说你要去实习,先走吧。”

清纯美女清新写真让你眼前一亮

林懋是真的不想看到宋二笙被当成猴子一样,被人围观着评论着,一个人在跑道上完成一个三千米。这是一种奚落和屈辱!!

女人的嫉妒心,真的是太可怕了。本院现在在场的这些老师,就算有心向着宋二笙,也没办法和外院这帮已经团结在一起,想要必须为难宋二笙的女孩子抗争。因为这些女孩子之中,不乏身份不一般的,有些甚至背后还站着学校的大牛,那是甭说学生,就算是普通老师,都不敢开罪的对象。

不然到时候,没人会为难宋二笙,只会为难他们这些帮宋二笙出头的人。就算有心帮宋二笙,可在自己的前程面前,很多人还是退缩了。并潜意识的安慰自己,反正只是跑步而已,正好让阿笙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嘛,好让那些唧唧歪歪的人闭嘴。还有不少人怀着其他的各种念头的,都因为这些原因,没有开口。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没有一个人帮宋二笙说话的。

林懋能在这个时候提醒宋二笙找理由离开,并帮她原话,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其实也是宋二笙一直对所有表白和追求者,都毫不理会的一个原因。基本所有人,都仅仅只是,无条件的,爱着自己这个外表而已。而当稍有挫折或者困难出现之后,这些人就会很快速而自然顺利的,找到各种理由,来终结掉这份爱情。

她太漂亮了。

她太聪明了。

她性格太好了。

她性格太不好了。

她家太穷了。

她吃穿用开销太大了。

反正她也不会喜欢上我的。

反正她长成那样,也不缺人喜欢。

反正她有本事,不用我操心。

反正她能轻易得到帮助,不用我伸手。

只要她求我,我就无条件帮她。

只要她对我笑,我就无条件帮她。

只要她喜欢我,我就无条件帮她。

只要她做我女朋友,我就无条件帮她。

等等。

这类的理由,宋二笙只一眼,就能从这些人的眼神里,清晰准确的看到。这或许是另外一种高处不胜寒。但也让她看到了更多的人性。就跟从小,祝妈妈就告诉宋二笙,长得好看的女孩子,要活的更谨慎,才可以。

这个世界,对美丽有种纵容的偏爱,但也有种随便就会出现的极端恶意。

宋二笙对此,真的是深有体会。

“不用。”宋二笙不想用研究所说事,她没这么怂。不过她也无意为难学院的老师,“麻烦你帮我和老师说一声,就说我没带运动服和跑鞋。”

林懋看了眼宋二笙一身长袖连衣裙和高跟鞋的打扮,使劲点点头,从宋二笙手里抽出表格就赶紧去找老师了。邵嘉艺垂着眼皮,谁都没看,在宋二笙身侧站了一会儿,就默默走开了。

很快的,老师这边就知道了,公开说明了情况,不然宋二笙跑步了。

紧跟着,坐在宋二笙这侧观众席另一边的地方,就传来一个女声,“我可以借你啊。”

众人循声看去,是千金团之中的一位,叫耿惠,身侧坐着的,是裘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