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赵八两说完,从旁边闪过来了几个壮汉。

这几个壮汉气势汹汹地盯着许炼。

而见到自家的几个保安出手,赵八两松了口气,也嘚瑟了许多:“小子,现在知道怕了吧?八两爷爷一出手,我看怂不怂?呵呵,赶紧跪下叫爷爷。”

“我可没有这么丑的孙子。”许炼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说道。

听到许炼这句话之后,赵八两的神色冷了下来:“就只能够口头上逞能了。今天当着白兰的面,我要废了。”

保安们冷笑着朝着许炼靠近。

许炼想的是一劳永逸的方法,他已经通知洛菲了。洛菲在这边的警局认识人。而且赵八两做的事情很过火,许炼想要引导他做得更加过火一些。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将赵八两进入监狱里边,再也出不来了。

见到许炼没有说话,几个人都以为许炼怂了。

“得罪我们家少爷,那就注定了会很悲剧。小子,还是乖乖地认命吧。”

“没错,一下子就结束了。反抗的话,那会更加痛苦的。”

保安们的脸上满是得意,拳头已经轰向了许炼。

但许炼轻松避开他们的攻击,而许炼砸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森系小清新美女夏日在大树上的唯美写真

赵八两觉得这种情况很不妙,要是连这几个保安都不是许炼的对手,那他接下来就悲剧了。

村长等人也满脸惊慌地望着许炼。要是刚才许炼这么对付他们,他们早就完蛋了。

“给我起来,不管们用什么手段,都要给我狠狠地废掉那小子。”赵八两沉声说道,“哪怕是们动用刀,废了他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

这时候的赵八两,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地步。

保安们也是狠人,他们听到赵八两的话,从腰间抽出了匕首,冷冷地盯着许炼。

“赵八两,这是想要买凶杀人吗?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吃不了兜着走。”许炼说道。

听到许炼的话,赵八两还以为许炼害怕了。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嘲弄的笑容:“怎么着,现在知道怕了?不过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激怒了我,所以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在村子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就算是杀了,我也能够控制影响。”

赵八两说话的语气十分地嚣张,他也压根就没有将许炼放在眼里。

可他说完,许炼并没有回答他,反而是在摆弄着手机。

“在干什么?”见到许炼这种态度,赵八两沉声说道。

“我在录音啊,这是要纵凶杀人,我要录下证据。”许炼说道。

听到许炼的话,赵八两的神色立刻变得阴沉了下来:“小子,这是在找死。”

保安们也挥动着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向了许炼。他们都想要尽快将许炼解决掉。

“们这样太无法无天了。”许炼说道。

“老子就是要弄死,以为录音有用吗?一会儿栽在我手里,这录音还是会被毁掉的。”赵八两冷哼了一声。

可那几个保安始终奈何不了许炼,许炼反而是将他们的手腕掰扯了一下,保安们很快发出了惨叫声。这一次他们连起来的勇气都不敢了。

赵八两的额头上满是汗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许炼的身手可以强大到这个地步。他咬着牙对许炼说道:“我警告不要过来。知道我爸是谁吗?知道我叔叔是谁吗?我爸是村子里的首富,我叔叔是江北市梁氏集团的经理。”

“梁智民家的梁氏集团?”许炼有些意外。

“没错,梁少可是江北市四少。”赵八两冷冷地说道,“我叔叔在梁少面前也是说得上话的。”

“呵呵,真是搞笑。我连梁智民都敢教训,又何况是他手下一个经理的侄子?”许炼说着,走到了赵八两的面前。

赵八两想要逃走,但他想要在许炼面前逃走,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赵八两急忙跪倒在地上:“许炼大哥,我知道错了。我就不应该太冲动的。求求放过我吧。”

“刚才不是叫嚣得挺厉害的吗?现在怎么就跟孙子一样了?”许炼淡淡地说道。

“我之前不懂事。”赵八两哀求着说道。

说着,他却是慢慢地靠近许炼,低着头,眼神中闪过了一道阴冷。

他以为自己的表演很精彩,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弄死许炼。他的衣袖里也藏着一把匕首。靠近许炼之后,他突然刺出了手中的匕首。

只要杀了许炼,后续的问题他就有把握解决。而且他还可以得到白兰的心。想到这里,他就有些兴奋。

可是,他的匕首还没有刺中许炼,就已经被许炼扣住了手腕。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再往前一些。

“觉得这种拙劣的手段我没有办法看穿吗?呵呵,竟然还亲自想要杀了我。现在证据确凿,完蛋了。”许炼冷冷地说道。

“在村子里,我说了算。最好放手……”

但是,许炼一巴掌甩在了赵八两的脸蛋上,清脆的巴掌声传来,赵八两的脸上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巴掌印。

“混蛋,竟然敢打我!”赵八两吼道,便是要朝着许炼扑过去。结果,许炼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让他往后倒退了几步。

许炼马力全开,接连不断的巴掌声响起。

很快,赵八两的脸蛋瞬间就变成了猪头。

见到许炼又抬起头来,赵八两急忙抱住了头,对许炼哀求道:“大哥,求求不要再打了。我知道错了。”

“我又没说要打。那么紧张干什么?”许炼摊摊手,“我只是想要告诉,警察到了。”

听到了许炼的话,赵八两的神色不由一变。

他转身想要离开,但许炼抓住了他的衣领,让他无从离开。

一辆警车到了他们的面前,许炼对下来的警察说道:“两位警官,赵八两他纵凶杀人,请们一定要为我做主。”

几个警察看看许炼,又看了看其他人。许炼没事,反倒是赵八两等人受伤了。不过,许炼拿出了录音,再加上现场有人作证。

哪怕赵八两怎么狡辩,都没有用。

“跟我们走吧。”警察将赵八两以及他的手下们尽数带上了警车。而许炼也跟着去做笔录。

“放心吧,我没事的。”许炼笑着说道。

“我自然知道没事。”龙姐白了许炼一眼,“只有别人在手里吃亏,可不会吃亏。早点回来。”

“嗯。”许炼点了点头。

赵八两还在叫嚣着:“们赶紧放了我,我爸是赵半斤,们若是将我带走的话,那我爸绝对不会这样算了的。”

“那倒是让爸过来。”警察冷冷地说道,“做错了事情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不待赵八两说什么,警察就给赵八两拷上了手铐。

赵半斤赶来了,在他的眼里,儿子就是他的宝。他进来之后,态度也是十分地嚣张,对警察说道:“快点将我儿子放了。”

“爸,就是这个家伙想害我。”赵八两见到父亲之后,指着许炼骂道。

赵半斤的目光立刻望向了许炼,眼神中迸射出了一道冷芒:“小伙子,做人留一线。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儿子找人想要废了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他过分?”许炼冷笑着说道。

“给我二十万,撤销对我儿子的起诉。”赵半斤说道。

“没兴趣。”许炼撇了撇嘴。

赵半斤冷笑不已:“看来不知道我弟弟是做什么的。”

“区区梁氏集团的经理,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许炼淡淡地说道,“看的态度,莫不是也想要对我动手吧?”

“哼,们给我等着,我马上给我弟打电话。”赵半斤说道。

说着,赵半斤直接打了一个电话,他跟他弟弟说明了大概的情况。而他弟弟要警察听电话。但许炼直接拿过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嚣张:“我是梁氏集团的经理,我侄子犯了点错,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了。”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许炼淡淡地说道。

“想干什么?”从许炼的语气中,赵半斤的弟弟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在想着要不要让梁智民开除呢?他应该不会拒绝我吧?”许炼似笑非笑。

赵经理的脸上满是恼怒:“小子,别以为稍微能打,就可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以为是谁,梁少为什么听的?”

“我叫许炼。”许炼淡淡地说道。

“许炼啊……”赵经理听了之后,表示不屑。

但下一刻他瞪大了眼睛,他怎么可能对许炼没有印象?许炼可是连梁少江少都敢教训的猛人。赵经理拿着手机的手都哆嗦了起来。

“赵经理,听说要保侄子?他刚才叫了一群人拿刀想要废了我来着。”许炼淡淡地说道。

赵经理的额头上满是冷汗:“许先生,他这叫做自作自受,应该接受惩罚。您觉得怎么样合适就怎么样处理?您把电话给我哥,我跟他说几句。”

许炼将手机递给了赵半斤,赵半斤狠狠地瞪了许炼一眼。但是接通电话之后,赵半斤听着电话中弟弟说的话,神色不由一变。他望向许炼的眼神中充满了惶恐。

“爸,可一定要救我啊。”见到赵半斤放下了手机,赵八两说道。

这一句话,却是激发了赵半斤心头的怒火。赵半斤一脚踹在了赵八两的身上:“妈蛋,老子非要踹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