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一翻白眼,真心觉得洪正纲心可真大,居然还想着后山藏有啥古墓遗迹,以为是在拍电影呢?

就算后山真有古墓遗迹,在苏杭大学这么多人流的地方,老早就会被发现了,哪还会轮得到他们去挖掘。

不过为了能将后山单独搞出来慢慢调查,林风只好是尽量糊弄洪正纲,避免打草惊蛇。

另外后山的秘密至今还不能让外人知晓,否则他就会非常被动。

林风解释道:“古墓遗迹有没有呢,我就不知道了,但我主要是想和同学们一起做一次实践活动嘛,以便能通过这种方式传授给他们更多的考古知识,天天学课本上的知识,没有经过实地操作,那不就是读死书,没有用处的。”

洪正纲也不是傻瓜,懂得林风其实没有讲得那么好听,至少不会一心一意为了学校,不过这样又如何?

能帮得了苏杭大学,那就是好教授!

洪正纲一本正经的说:“你讲得有理,跟我们的办学理念非常符合,看来我们真的是很适合呀!”

林风顺着洪正纲的话,坏笑道:“嗯,还有一个,你记得要安排纳兰若水当我的助手,没有她在场,我教学会打不起劲来的。”

“嘿嘿,这个你别担心,我懂!”洪正纲表情怪异的向林风眨了眨眼。

你懂?懂什么,干嘛本少爷听不懂呢?

洪正纲瞧见林风困惑的脸色,暧昧的讲:“我懂,都懂的,其实你是想要带纳兰老师去后山,咳咳,就是那个吧,呃,我懂的,嘿嘿”

清纯美女如水中花轻盈美妙

林风听到这话不禁愕然,心想这个老家伙并非表面上那么正派,反而还很闷骚,可他也懒得理会洪正纲是不是想歪了,反正能批下来就得。

至于他跟纳兰若水去到后山,会不会做出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那就是不得而知了!

洪正纲是苏杭大学的院长,权力极高,而且蒋青松跟他也是老交情,两人在苏杭大学拥有绝对的权威,从来没有人能挑战,时常两人决定好的事就直接实行了,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因此,将后山划出来,作为考古系的研究基地,水到渠成。

等洪正纲拟好文件,准备让下面的人去办理之后,他又对林风说:“对啦,你要在后山进行研究工作,那么我给你安排学院的宿舍吧,这样一来,你也能比较方便点。”

林风惊讶的瞥了眼洪正纲,没想到洪正纲心思如此缜密,居然能看出自己的想法,本来洪正纲不提出,他也会提出来的了。

如今洪正纲抢先提出来,林风自然不会拒绝:“这个怎么好好意思呀,但是院长对办学那么上心,实在令我十分钦佩,我自当也会倾尽所有,在所不辞!”

“呵呵,其实我也是不想浪费资源,你也知道,周主任被开除了,留下来的套间空着也是空着,何不让林教授进去住,好安心教学。”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那家伙住的地方,应该会蛮不错的才对。”

周昌顺以前担任考古系主任,职位算是很高的,而且还控制着整个系的资源,必定中饱私囊了许多,想必居住的套间一定很好。

林风说了句盛情难却,便坦然接受,除了能更好的调查后山,还能尽量避免回别墅,昨晚差点就搞出火来,谁知道下次还能不能坐怀不乱。

叶以晴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自己跟苏凌月忍不住洞了房,必定下场惨重。

后山成为了自家后院,随时可以去调查,而且还能借助广大学生资源,扰乱杀手组织的视线。

林风又能坐镇苏杭大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能做出反应。

“近水楼台先得月,日久必能生情!”林风咧嘴一笑,随即打算离开。

到了门口时,洪正纲却是喊道:“林教授,明天就给你重新装饰好,而且明天中午会搞一个客座教授乔迁暨欢迎会餐,和各位老师见见面,隆重介绍你一下,也好让其他人相互认识。”

“这种事,院长你自己安排就好啦,我到时再出场便是。”

林风朝后挥了挥手,接着十分开心的离开。

可是林风不知道,洪正纲站在办公室里,神情却是剧烈的变了变,然后拨通电话跟某人商谈。

“喂!有新情况!”

离开校长办公室的林风,马上拨通纳兰若水的手机号码。

很快那边就有人接通,张口就冷冷的问道:“哪位?”

林风压低声音,笑道:“你猜猜我是谁?”

“白痴!以后不要胡乱打电话,下次我一定会报警!”

纳兰若水的声音带着怒意,这让林风一愣,这女人早晨的怎么火气这么大?

难道是大姨妈来啦?不对呀,昨天见她的气色红润,不像是来大姨妈了。

“嘿嘿,纳兰老师,女人生气老得快的,如果心情不好,就应该找人抚慰一下,比如找我!”林风打趣道。

仔细一听,纳兰若水便认出来是林风是声音,火气更是火爆无比,怒斥道:“你是脑子有病吗?”

啪的一声,纳兰若水愤然挂断了电话。

我擦!

这到底什么情况?

难道一句玩笑话就让纳兰若水火冒三丈了?

貌似昨天还好好的,到了今天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那么昨天自己看的是真人吗?

林风百思不得其解,眉头一皱,唯有是收回手机,心想暂时还是别去招惹纳兰若水。

俗话说得好,女人的心情就跟天气一样变化莫测,别企图能够预测,连天气预报都经常出错,更何况是女人这种生物?

此刻,纳兰若水看着门外的胡斐,心里别提多恼火了,眼中都做出那么明显的厌恶,对方居然还死缠着不放。

“你怎么会在这里?”

纳兰若水始终想不通这个男人居然找到了自己,这让她如何能平静,也不知是谁泄露了自己的行踪。

“若水师妹啊,我大老远从京城过来看你,也不希望你有所感动,但是你总不能不让我进门吧,不管怎么样,我们都算得上是同门呀!”胡斐皮笑肉不笑道。

“哼!胡斐,你是老师的学生,但是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也不想跟你有任何交情,另外,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这次过来又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