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夏夏在醉红楼起先还真的只是让她陪酒,并且还有老鸨赵妈妈在旁边看着。

就在穆夏夏以为这一年,她都可以这样过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穆夏夏在青楼待了两天,到了正月初十的晚上,赵妈妈突然神神秘秘的和她道。

“丫头,我给你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客人,你今晚要好好在旁边伺候,给客人倒酒,知道吗?”

穆夏夏心中不愿意,可到底是白纸黑字,签下了卖身契的,她又拿了人家二百两银子。

都初十了,小初应该回家了吧?

娘的疯病,应该也好了!

还有爹,他肯定会保护好小初的。

想到家里的事儿,穆夏夏脸上就洋溢着一阵幸福的笑容。

这笑容深深地刺伤了在一旁的老鸨赵妈妈。

赵妈妈这辈子,还没见过傻成这样的。

竟然相信妓院有啥子卖艺不卖身,就算有,也绝对不可能是她赵妈妈的妓院。

吹着海风的阳光美女

不过要不要点醒这傻子丫头了?

赵妈妈心底犹豫着。

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丫头还是个雏儿,万一听到这消息,想不开就完了。

她虽然没花上一分钱,就得了这么个摇钱树,可摇钱树就是摇钱树,只要不死,总会给她挣钱的。

“恩!”穆夏夏应下赵妈妈的请求。

老鸨脸上的笑容,顿时绽开了。

连带的,那一脸的白色脂粉跟着唰唰的掉,倒也有几分吓人。

夜里,穆夏夏被安排在一个房间,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脑满肠肥,肚子比怀孕十月妇人还大的胖子。

胖子胖的俯身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而且一看到穆夏夏,他脸上就露出一股让穆夏夏十分不舒服的笑容。

“美人儿,等哥哥等急了?不急,哥哥这就来!”

胖男人张嘴就说着恶心的话,穆夏夏下意识的皱眉。

却没看到赵妈妈进来,她问了一句,“赵妈妈了?她咋没来?”

“哈哈哈,赵妈妈?她来做啥儿?难道美人儿还想找个在旁边看活chun*宫的?不过**就不用了,我怕吓着别人。

不过你若是愿意,下次我从家里带几个下人,围观好不好?”

胖汉咧嘴一笑,露出那一口恶心的大黄板牙。

穆夏夏差点没吐出来。

不过她意识到了胖汉说的话里有啥不对劲的。

什么**?

什么活chun*宫?

穆夏夏若是没进来之前,确实啥都不懂,可毕竟待了两日,就连吃饭的时候,都能听到妓院里那些伎女议论的话。

**是形容处*子的!

至于那劳什子活chun*宫就更恶心了。

“赵妈妈了,我要见赵妈妈!”

“美人儿,见赵妈妈可以,我们完事儿之后,就见!”

胖汉说着,朝着穆夏夏扑了过来。

穆夏夏第一下闪开了,她赶忙跑到门边,大叫道:“赵妈妈,救命——”

“赵妈妈,救命啊——”

她用力的拉门,可门却被人从外面锁死了。

胖汉从又扑了上来,一把抱住瘦小的穆夏夏。

粗糙的大手,在穆夏夏腰间窸窸窣窣的移动着,猛地一个用力,胖汉将穆夏夏的外衣扯开。

刺啦——

衣帛被撕裂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异常的刺耳。

胖汉看着只穿着一个肚兜的穆夏夏,顿时赤红了眼。

“美人儿,我来了……”

————

正月十二,近乎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穆双双终于到了青山县境内。

路过县城外头,穆双双原是想一马鞭子快马加鞭的离开的。

可又想起自己四叔一家。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咋样了!

穆双双倒是没做过穆大德会重新买宅子的打算。

瞧着穆大德做的那些事儿,穆双双就知道,这人是巴不得这些穷亲戚赶紧离开县城。

既然这般的打算,他能买新宅子,给老穆家其他人,让他们住的舒服?

穆双双在城门口,跳下马,从马背上拿出自己的户籍证明。

在县城做了城门口的小门处,做了登记,就被放行了。

县城虽然不穆双双的家,但是也离家没多远了,她若是快马,一个上午,就能到家。

所以穆双双心情十分激动。

牵着马,走在县城街道上,穆双双看着这熟悉的地方,脸上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

她直奔老穆家,敲门前,她刻意和邻居打听了一下,老穆家的人,还在这儿。

“咚咚咚——”穆双双用力的拍打着县城老穆家的大门。

等了好半响没动静,穆双双敲门的声儿越来越大了。

不一会儿,里头传来林氏怒气冲冲的声音,“谁呀,哪个杀千刀的,咋专门在人家洗衣裳的时候敲门?”

穆双双刚想回应,里头就传来穆老爷子呵斥林氏的声音,“老二媳妇,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在这里骂,你就能知道?”

穆双双嘴角又是勾起一抹笑。

还别说,这几个月没见到这些人,还怪想的。

虽然这些人,大部分做的事儿,都不是人事儿。

很快,大门开门,林氏还没看到人,就冲门外嚷嚷,“不见客,不见客,赶紧走!”

“二伯母!”穆双双喊了一声。

林氏定睛一看,我滴个乖乖,咋是三房的臭丫头?

林氏一脸防备的看着穆双双,“你咋来了?该不是来拿压岁钱的吧?我告诉你,我们家,可没压岁钱给你!”

林氏张嘴就是钱,穆双双甚是无语,不过想到这二伯母的性子,她也就看开了。

“二伯母,你让开,我要进去!”穆双双道。

林氏听了穆双双的话,双手呈现一个大字,拦住穆双双的去路。

“就不让,就不让,你想咋的?”林氏一脸得意。

穆双双刚想伸手拨开这妇人,就在这时候,穆老爷子来了,他惊讶的看着穆双双。

“双丫头,你从西北回来了?”穆老爷子问。

这下子轮到穆双双惊讶了,她去西北的事儿,老穆家的人,不知道吧?‘

“老二媳妇,你这是干啥?还不赶紧给双双让路!”穆老爷子呵斥林氏。

林氏撇了撇嘴,不满的嘟嚷,“爹,这可不是咱家的人,你让她进来做啥嘛,说不定又要白吃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