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点点头:“好的,王爷。”

耶律衍再没有什么话要说了,就对阿蛮说道:“你送王妃回房去吧。以后,东苑就给王妃住了。”

阿蛮应了一声,走到喜乐跟前:“王妃,小的送您回去。”

喜乐正准备跟着阿蛮离开。

却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

“王爷,关于那个转生术……”

“怎么了?”耶律衍看着喜乐。

“转生术,毕竟是禁术,您修炼的话,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喜乐想了一下,还是把心里担忧的事儿说了出来。

虽然,喜乐十分的想要萧齐苏醒过来,跟正常人一样。

但是,喜乐也不想耶律衍因为这事儿,有什么危险。

耶律衍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喜乐竟然会关心他会不会有危险。

超级可耐卡哇伊萝莉美女

之前,耶律衍一直觉得,喜乐只是在乎萧齐的生死,不会管他呢!

所以,这会儿听了喜乐这么问他,耶律衍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话好。

他只觉得,心里深处的某个地方,那个一直以来,如同荒漠干涸许久的绿洲一样,突然,有了一些温润的湿气。

曾经干涸龟裂坚硬的土地,这会儿,竟然有些的变软。

见耶律衍不说话,喜乐以为耶律衍没有懂她的意思,就接着解释道:

“禁术什么的,一听,就是充满着神秘未可知的力量的。

虽然我不懂法术,但是,我觉得,这东西跟武功差不多,一个人练武,如若练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武功,极有可能伤及自身,走火入魔,被反噬这样的。禁术是不是也是一样的道理?要是无法控制,你是不是就会有危险?生命危险?”

喜乐这番话说我,就看到耶律衍露出一抹笑容来:

“难得,你还会关心我的死活。”

喜乐愣了一下,觉得耶律衍的话说的没错。

她是怎么了?

为什么要关心耶律衍的死活?

耶律衍本事这么大,心机那么多,又那么的狡诈,怎么会轻易送死?

喜乐觉得自己刚刚真的是想多了。

不过,说出口的话也难以收回了。

喜乐只好说道:“你不要想太多,我不是关心你,我只是担心,你要是没弄好,自己先送了命,就没有人救萧齐了!”

耶律衍眸子沉了沉,然后点头:“我明白了。你放心,我肯定会救的了齐儿的。”

不知道为什么,喜乐听着耶律衍说这话的时候,觉得他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

喜乐也不愿意再待下去了:“那我先告辞了。”

说着,就跟阿蛮往王府的东苑走去。

耶律衍看着喜乐的身影消失在书房的门口,嘴角溢出一丝苦涩,低声的自言自语:

“转生术之所以被称为禁术,那是因为,这个法术,是用自己的命,去交换别人的命。喜乐,如果我死了,你的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

书房的窗户开着,白色的菱纱窗外,有一颗梨树,也不知怎么了,这个季节,竟然又开了一次花。

耶律衍苦笑了一下:“老天爷啊,你这是在讥讽我吗?放心,我不会碰她的……”

情啊,爱的,这些事情,早在十五年前,就远离他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