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让我亲亲我的乖重孙。”司老爷子说着低下头去。

“哇!”小包子立马哭的撕心裂肺。

司老爷子被他的哭声下了一跳,急忙伸手摸了摸下巴:“我今天来的时候特意刮了胡子啊。”

“刮了更扎。”外婆笑眯眯的接过小包子:“来,我亲亲。”

小包子裂开嘴笑了。

司老爷子顿时就郁闷了。

外婆还没亲完,又有风朗家才半岁多的风宇过来要看小包子。

然后紧接着是唐锦、穆苍空、颜笑、……

三个小时的宴席,小包子承受了无数次的口水侵袭,内心差点崩溃。

饭吃完,秦若安拉了夏意晚的手,“晚晚,你现在满月了,我们可能很快也要回雅典了。”

夏意晚知道,秦若安和沐君焱的朋友都在雅典,也知道他们留在锦城这几个月,其实都是为了她,所以心底早都做好了他们离开的准备。

可是尽管如此,心底却还是有些伤感。

气质美女长发披肩白皙肌肤展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那你们什么时候走?”夏意晚问道。

“最快就是两三天,最慢就是一个星期。”沐君焱接口道。

“这么快,那我哥的婚礼是打算在雅典办吗?”夏意晚有些惊讶的问。

前几天林蜜带朵朵来看她,说是要婚礼可能放在圣诞节前后了。

“嗯,林蜜说她在这边只有一个母亲,所以在这边就不办了。”秦若安道。

“那好吧,到时候我送你们。”夏意晚道。

“你才满月,天又冷,你乖乖待在家,别乱跑了。”秦若安嘱咐道。

虽然秦若安说不用送,可是在他们走时,夏意晚还是赶去了机场。

虽说现在交通很方便,可是万里之遥。

“姑姑,我会想你的。”临走的时候,朵朵抱着夏意晚的脖子说道。

“等你爸爸妈妈举行婚礼的时候,姑姑再来看你。”夏意晚忍着内心的酸涩笑着道。

飞机升上了天空,夏意晚情绪低落的坐在车上,往回走去。

这将近一年时间,她都习惯了家人的陪伴。

如今他们一走,她的心底一下子空落落的。

正想着,司墨伸了大手过来揉了揉她的发丝:“傻瓜,不是还我有在吗?”

夏意晚回头,看着男人英俊的侧颜,心底的离愁散去了几分。

是啊,她还有他和宝宝啊。

有他和宝宝在,这锦城就还是她的家。

夏意晚想着,立即便眉开眼笑起来。

正好车子经过路边一家大型的火锅店,夏意晚看着口水顿时就下来了:“我想吃火锅。”

坐月子要忌口,她都一个月没吃过辣的了。

“不行!”司墨一口拒绝:“你肠胃本来也不太好,姑姑说一定要过了百天才可以吃那些辛辣刺激的。”

“我吃微辣的可以吗?”夏意晚巴巴的问道。

“三鲜或者菌汤的,否则免谈。”司墨很是笃定的说道。

“三鲜跟菌汤一点味儿都没有,我就吃一点点的辣椒,好不好嘛……”夏意晚拖长了声音撒娇。

司墨正有所动摇,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的手机连接的车载电话,因此夏意晚一眼就看到了,打电话的是司墨的秘书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