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风刃铺天盖地的朝着敖凡压了过来,此时的化生迦楼罗眼中满是寒光涌动,好像敖凡马上就要必死无疑一样。

只是下一秒,那化生迦楼罗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诧异之色,随后便是一声惊呼。

“怎么可能!?”

只见那风刃也看就要落在敖凡的身上,却是看到敖凡抬手遥遥一指,指尖上露出一点暗金色的光芒。

那漫天的风刃瞬间便停在了半空中,一动不动没有丝毫下落的迹象。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化生迦楼罗此时觉得自己好像做梦一样。

寻常时候,便是能够挡下自己这杀招的情况,也无外乎是屏障抵挡,若是其他招式挡住而已。

但是化生迦楼罗什么时候见过自己的招式能够停下来?

要知道,这是自己的招式,不是他敖凡使用的招式!

漫天风刃一动不动,只见敖凡嘴角微扬,露出了一抹冷笑,下一秒却是看到天空中一道金光猛地扩散开来。

那原本还遍布天空中的风刃,只是一个照面,便被金光尽数驱散开来。

看着那消散开来的风刃,化生迦楼罗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嫩绿小妹慵懒下午

双翅之上渐渐浮现出来一层金光,只见那化生迦楼罗猛地再次一振双翅。

这一次不再是漫天风刃,只是两道劲风在化生迦楼罗的面前浮现出来,一股压抑的威势席卷开来。

敖凡眉头一挑,神色当中有些意外的看着化生迦楼罗的招式。

就在此时,只见那两道凝聚的劲风猛地开始汇聚起来,下一秒却是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一股极强的毁灭威势从那融合起来的劲风当中释放出来,化生迦楼罗的眼中寒光一闪,随后便看到那对劲风当中,一杆长枪渐渐浮现出来。

“法宝?”

敖凡有些意外的看着化生迦楼罗所召唤出来的长枪,眼睛微微眯起来,显然是对这化生迦楼罗所使用的的法宝感到有些意外。

只见那化生迦楼罗所召唤出来的长枪通体灰色,枪身之上遍布诡异的纹路。

仔细的看上一眼,却是发现那纹路之上居然隐隐有天道的威势在浮动。

枪头呈现八面,寒光闪烁之下,更是给人一种碾压一切的感觉。

敖凡知道,这是那长枪之上的纹路在作祟。

虽然这件法宝看上去只是先天法宝而已,但是那长枪之上的天道威势却是做不得假。

毕竟这化生迦楼罗乃是准圣境界,虽然很高,但是还没有到了衍化天道之力的地步,因此这长枪之上的天道之威乃是自己演化出来的。

眼睛微微眯起,敖凡的嘴角微扬,低声说道:“有点意思。”

只见那长枪已经彻底浮现出来,化生迦楼罗死死地盯着敖凡,随后猛地一振双翅,那面前的长枪就夹带着撕裂天空的威势,浩浩荡荡的朝着敖凡急刺过去。

那枪头之上顷刻间银光闪动,一路疾驰而来,好像身上夹带着闪电一般。

远处站着的许负等人见状也是心头猛地一震。

洛玄知道这化生迦楼罗厉害,但是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厉害。

那长枪之上的威势,便是连他都能够感受的一清二楚。

那可是演化的天道威势,这化生迦楼罗可从未展现过这种能力!

洛玄回头看了一眼许负,开口问道:“许姑娘,龙皇这……”

此时的洛玄是真的有些慌了,毕竟这长枪可不像是闹着玩儿的,万一龙皇受点伤,自己便是万死难咎其责。

许负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洛玄,知道对方心中紧张龙皇安危,便开口说道:“莫要慌张,龙皇自有应对的法子。”

洛玄听到这话,也知道自己担心没什么用,只能静静的看接下来的情况再说。

只见那天空中的敖凡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长枪已经风驰电掣的刺了过来,下一秒却是在敖凡的面前猛地停了下来。

只见那枪头之上的白光瞬间便散的干干净净,随后更是无数金光在长枪的枪头处迸射开来。

看着这一幕的化生迦楼罗脸上满是错愕的神色,一时间心头大震。

敖凡居然挡下了!?

就在化生迦楼罗心中满是惊骇的时候,只见那敖凡的轻笑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这便是你最强的招式了吗?”

化生迦楼罗顿时就是一愣,下一秒却是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这敖凡是在羞辱自己!

“你今日必死!”

话音刚落,只见那化生迦楼罗猛地一振双翅,随后便是数道流光朝着那长枪急射过去。

一瞬间的功夫,那长枪之上的威势瞬间暴涨,紧接着便看到那长枪猛地往前一送,速度之快,便是连圣人都难躲开。

只见敖凡脑袋微微一歪,那长枪贴着敖凡的脖颈就刺了过去,一抹金光在敖凡的身上浮现出来。

那长枪并未刺中敖凡,只是在敖凡表面的那层金光之上划过而已。

此时的化生迦楼罗的脸上满是错愕的神色,他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是到了这一步,这敖凡依旧没有被伤到。

心头瞬间大震,只见那化生迦楼罗的脸上满是不甘之色,但是下一秒却是脸色巨变。

只见那长枪在敖凡身侧擦过去,眼看就要落在地上,却是发现敖凡猛地一抬手,便将那长枪的尾部抓在了手里。

长枪身形猛地一滞,却是被敖凡轻易的擒在了手中。

手腕一转,那长枪之上凝聚的威势瞬间便被驱散开来,妖威更是一点都不剩,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炼化了数百年的功夫。

就这么被敖凡一个动作就驱散开来了?

长枪之上开始涌现出来一层淡淡的暗金色光芒,只见那长枪在敖凡的手中微微颤抖。

顷刻间的功夫,原本的妖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极强的龙力在上面不断流转。

这一切发生在不过瞬息之间。

感受着那长枪之上散的一干二净的妖力,化生迦楼罗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目瞪口呆的看着敖凡,化生迦楼罗沉声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听到这话,敖凡微微一笑,单手持枪看向化生迦楼罗,开口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朕乃龙皇敖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