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南!”

霍靳南正在接电话,听到秦欢语气不正常,回头看向他,“怎么了?”

秦欢闪电般回头,那双眼睛已经消失了,仿佛从没有出现过!

是她的错觉,还是看花了眼?

不知怎么的,那一刻,心跳失了节奏,很慌!

霍靳南挂了电话,快步走过去,“看到了什么?”

秦欢不安地摇了摇头,“或许是错觉吧。”

霍靳南眸光在周围扫了一圈,没有见异常,“妈,不去超市了,缺什么东西让陆叔出来买。”

钟琴怕有什么意外,点了点头,“那好,快点回吧。”

霍靳南牵着秦欢的手,一边留意着周围一边走,“妈,小心一点。”

钟琴看向霍靳南,“我没事,你照顾好欢欢。”

三个人出了商场,上了车,霍靳南上了驾驶位,速度很快地离开了港金商城。

请叫我水果女孩

回到南苑山庄,秦欢才松了一口气,想到小家伙,再想到上次的绑架事件,心有余悸,又忍不住担心,“小家伙……”

霍靳南看向秦欢,“别担心,我给霍北打了电话,这段时间,让他给霍闵寒陪读。”

秦欢拿起手机,给小家伙打了一个电话,听到他正在上课,才略略安心,好在今天是周五,接回来,后面两天不用去学校。

霍靳南看向秦欢,“到底怎么回事?”

秦欢将当时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霍靳南听着,眉心拧了一下,什么人?爷爷?想干什么?

————云起书院————

温暖坐在多媒体教室里,看了一眼周围,不是说案例分析是本科的吗?怎么周围坐了不少研究生师兄师姐们?还有别的专业的!而且人越来越多的节奏!

难道她走错教室了?

再看周围,都是他们班的,不至于呀!

想到讲课的是个什么特聘教授,难道是冲着这位教授来的?至于吗?有那么厉害吗?

上课铃声响起,温暖打开笔记本,拿了笔,在上面写了案例分析四个字,听到教室里突然一阵燥乱,抬头,看向教室门口的方向,只是瞬间,目光定住,再也动不了了!

看到穿着黑色休闲裤白色衬衫的秦少瑾,温暖手中的“呛——”地一声掉在课桌上,很快滚落在地上。

居然是秦头牌!

突然有种世界末日降临的错觉!

“老公!”

“居然是老公!”

“好帅!真人比视频里还帅,受不了了,我的心要跳出来了!”

……

周围此起彼伏,一片花痴声!

温暖坐在那里,反而成了最平静的那个。

秦少瑾目光在教室里扫了一圈,很快看到了温暖。

温暖的视线和他对上,速度很快地收回!

要命,他不会真的是针对她吧?

她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

秦少瑾走到讲台上,站定,动作优雅地挽起一截袖子,“大家好,我是你们案例分析的代课老师,秦少瑾。”

“秦老师好!”

除了温暖,男生和女生声音都很洪亮。

秦少瑾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上一周本来是要过来给大家上课的,只是上周有个案子,后续还有点事要处理,所以拖到了这周,希望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