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姑姑的话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苏岚岚着急着,自己已经暗晦的这样的提醒了,他怎么还一直认定着慕小夏就是个单纯的人呢,就那样的人,还单纯,呸,那世界上都没有坏女人了。

“姑姑,小夏很好,爷爷很喜欢她,南天也觉得她很单纯,她真的很好的。”

“你爷爷是老糊涂了,南天他那一幅随和自然的样子,哪有什么分辨好坏的能力!”

真是把苏南天说得跟个傻子一样,如果苏南天在这里,她一定会极力的反驳的,自己脑袋瓜子那么好用,怎么能这说成这样呢。

“姑姑……”

……

慕小夏偷偷的回了自己办公室,真是太惊险了,苏北城竟然也是来这栋楼,去找他姑姑,慕小夏呢,是忐忑不安的躲着回来,用她自己很俗气的话来说,那就是跟做贼一样,后面怕有人看见,前面怕遇见苏北城,那个心呐,是栓在喉咙里的,指不定什么时候的就卡住了,然后心跳停止,然后over了!

“kitty!”

田小心的从着卫生间出来便看到拍着胸脯大口喘气的kitty,惊呼着,这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着来的吗?怎么这么的气喘吁吁!

“我没事!”

慕小夏小手一挥,回着办公室就安全了,就像进入了自己的花果山一样,这里全是自己的阵地了,嘘了口气。

超市遇见可爱俏皮的美少女

“kitty?!”田小心盯着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kitty,你嘴角的嘴唇怎么了?出血了?”

嘴角?慕小夏赶紧的捂住,冲着办公桌上拿着纸巾擦了擦,该死的苏北城,特么的属老虎的吧,占自己便宜就算了,每次还得咬自己一口,他奶奶的,以后别想着老娘给他送饭了。

“kitty,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不小心被宠物狗咬了一口。”

慕小夏垂下眼皮呵呵笑了句,拿着小镜子,仔细的看着,破皮了,死冰块,这样自己怎么出去见人!

“kitty!”田小心靠近着,绕着她肩膀,“是不是和某人亲密的时候不小心留下了证据?嘿嘿……”

“去你的!老娘还没有恋爱呢,就养了一只宠物狗!”

慕小夏躲开着她,坐在椅子上,拿着纸巾,认真而小心的擦着嘴角,忍不住心里头又咒骂着该死的苏北城,下手也太狠了!气死了气死了!

“kitty,那明天的刘导的开机大典你还去么?”

“你这样子,去让人想入非非的!”

还宠物狗咬伤了,这什么过了时代的理由,这成年人呐,用着脚趾头想一想的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说,田小心搜索了下记忆,宠物狗?那次去kitty家,连根狗毛都没有看见,哪里来的宠物狗!

“我这样子去肯定不行的,拒绝又不好!哎!有了!”

口罩,戴口罩,就说自己脸受伤了,不宜见人,因着盛情的邀请,不好推辞,盛情难却嘛!

这样,刚好的借着口罩可以避开许多的麻烦,自己去了,没有拂刘导的面子,戴着口罩,刚好的又能让别人认不出来,说实话,这部剧很受大家的看重,那个开机大典,必然的也会让很多人给见了,传到了网络上,大家就都知道了,自己的双重身份也就爆光了。多么的不好呐,这样有了口罩,脸被挡了,kitty虽然是王牌经纪人,到底在国民粉丝中没有什么分量,大家自然的不会太关注自己,不会去调查那个戴着口罩的是何许人也!

“kitty,你打算怎么去?”

“戴口罩去,我跟刘导说我脸上受伤了,所以……”

多么理所当然的理由,脸上都毁容了还来参加的你的开机大典,这又是多么的给面子。

田小心:“……”

这是个什么破注意,下下策啊!

“kitty,开机大典带口罩,会不会被说成是耍大牌呐!”

网友的唾沫星子是很厉害的,一旦给觉得你的行为怎么地怎么地,就群殴来了,那几乎是一水桶一水桶的唾沫星子泼面而来,让你一脸懵逼,一脸无奈,有时候,还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慕小夏放下着镜子,“应该不会,我只是一个经纪人,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观众的点不在我身上,如果是主角,开机大典戴口罩那是一定会被说成甩大牌的!”

“也是哦!那我把时间和地点发给你!”

田小心泡着杯咖啡递给慕小夏,便去忙活了,一会儿,地点和时间就发了过来。

上午9点,还挺早的,“小心,你们你跟我一起过去,预订下机票,看有没有6点的机票,我们要提前一个小时到。”

“好的!”

开机的地方在C市,离着A市有些距离,听说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被称为影视之城,国内很多的电视电影的拍摄都在那里取景。

慕小夏打开着微信,联系着刘导~刘全山导演。

[刘导,你好,嗯,非常有幸参加你明天的开机大典,新剧火火火!我和我的助理明天准时赶来。]

刘全山正在C市处理着事情着,明天开机大典,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忙活的,作为一个导演,并不是那么的轻松,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指指点点划划说说就行的。

“老师,一个叫kitty的人给你发微信了。”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少年说着,递着手机给刘全山,他是刘全山带的学生,那学生跟着他已经半年了。

“kitty!”

刘导听着,忙的把手里的事情给放下了,接过着手机,kitty会来参加开机大典,真是太好了。

[kitty,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刘导,就是,能不能让我的艺人都露个脸,不是主角的,站旁边的角角落落都行。]

透明多露几次脸,就不透明了。

[行呐,只要他们有时间就行。]

[谢谢刘导,他们会准时到的,还有就是,非常抱歉,这两天,吃得有些上火了,这脸,实在起露出来有伤风雅,所以,我申请带口罩出现,我会站在旁边的,不会影响整体的面容面貌!]

[你太客气了!都行!]

末了,加了一个笑脸,刘导把着手机递给他学生,操起着老师教书一样的口吻,“小杰啊,kitty这个名字你要记住了,这是经纪人这一块的厉害人物,去年着她带领的几个艺人,都拿着奖杯站在了国际舞台上。她年纪轻轻的,头脑厉害着呢。”

kitty?

王小杰眨了眨眼睛,这个名字倒是有趣,kitty!

“老师,我记住了!”

“嗯,我们和苏帝合作多年了,这次要合作得顺利些,苏帝是颗大树,我们不能丢掉了!”

“明白,老师!”

慕小夏打开着电脑,登录着公司的内部管理层的用户端,查阅着苏帝之前艺人拍戏所接触过的导演,就去年一年的,就有n页,果真是大苏帝,就影视业一年的收入,都不可估量呐!

苏帝的艺人,不管火不火的,不管是当主角的,还是当活不过的三集的配角,每个人都几乎一年之内接拍了电影加电视剧有十来个,真是剧本来源充足。

慕小夏一页一页的分析着,从着收视率、好评度、影视风格、主配角演员、导演及摄影师、片酬、投资、效益……,一条一条的理顺着。

这些分析好了,对于接剧本就很有用,综合的分析就知道,哪样的剧本,哪样的角色,适合着什么样的艺人演,这个非常重要,每个艺人都有善长的一面,也有短板的一块,扬长避短非常重要,人又不是神,不可能说哪个方面都非常优秀,哪个角色都能演得逼真入骨、出神入化!

一扎心的忙了起来,就全心的投入了,连着苏北城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都没有看到,那手机呐,就被冷落在一旁了。

“kitty!”田小心走着过去,非常善解人意的提醒着,“kitty,五点十分了,你可以下班了!”

“时间过得这么快!”

慕小夏看了下电脑上的时间,真的哟。

“小心,你通知一下他们,明天都去参加开机大典,不能迟到,她们必须提前40分钟到现场,务必使所有人都收到消息!”

“好的!”

田小心点点头,只是,“kitty,你还不下班么?现在作息时间变了,你5点便可以下班的!”

以为着是kitty忘了下班时间,便是提醒着。

“哦,没事,我处理完这些再走!”

这信息量大太,有太多需要记录分析的,到着现在,也才记录了1/20而已。

“那好吧,我去给你冲杯茶!”

把着桌子上的喝过咖啡的咖啡杯子冲洗干净,放好着,取着只白色的陶瓷杯冲了杯茶,轻轻的放在旁边,她便处理自己的事情去了。

慕小夏敲着键盘,一敲又是半个多小时,点击着保存,保存在wps的云文档上,到时候在手机上和家里的电脑登录下账号就可以继续做分析了。

慕小夏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17:45!

未接电话?

点开着,苏北城还打了电话过来,这时间,隔得有些长呐!

第一个是15:45的时候,连着打了两个,然后是16:50的时候,连着两个,再是17:00的时候,又是连着两个,他有病吧,打着一连串的电话。

点开微信,北方有冰块的消息n条,慕小夏划开看着,和打电话的时间挺合的,看样子是先发了微信,见着微信没有回话再打的电话。

15:45[慕小夏,姑姑说想见见你,你让白天带你过来姑姑办公室这边!]

[慕小夏,别像蜗牛一样慢,快点!]

啧啧,原来苏北城天真的以为自己安分守己的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回来,真是太天真的。

16:50[你去哪里了?白天说我走了没几分钟你就离开了办公室,人呢?]

[要下班了,我来接你,人呢,快回消息!]

17:00[慕小夏,你是不是死在外边了,还是掉厕所了,半个小时还不回复消息,你就死定了!]

[我只等你半个小时,你还没来我就走了!死了就爆尸大马路吧!]

死冰块!你等着,慕小夏啪的把手机放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都是咒自己的损话!

收拾着东西,背起包,拿着手机,死冰块!自己是替他工作呢,他懂不懂得什么叫体贴下属?

还想自己安分的在办公室里等,特么的自己是不用上班专门来玩的是吧?

走了几步,慕小夏又退了回来,还是应该问问大boss在哪里,万一出门的时候遇见了,那尴尬癌要犯了,非得被他给抓包了。

停在门口,点开着微信,[苏北城,你在哪里?]

田小心探出个头,kitty怎么顿在门口了?前几次一到下班的时候她不是都拼命似的冲着出去么?今天倒好,多多留在来工作了快一个小时了,这准备要走了又退了回来,这是搞什么!

“kitty,你是在等人么?”

田小心从着背后拍了她一下,正在一心一意等回复的慕小夏着实的被吓了一跳,反弹一样的跳起来,“小心,你吓死我了都!”

“呦呦呦……这么专心,是在等男票来接?”

“胡说!”

“啧啧啧,莫非是在等我一起回去!”

kitty就是爱神神秘秘的,秘密儿守得死,一点儿的消息也不肯跟自己透露。

“我就是在等你呐!”

慕小夏抿嘴笑了句,把手机的静音改成了震动!

“等我!那好啊!下班下班了,走走走!”

田小心提着包,刚好的到了点了,到点了,下班,把门给锁了。

“kitty,一起去车库还是你在门口等我?”

“一起去车库吧!”

慕小夏带上着口罩,要是在门口等遇见苏北城就糟糕了。

田小心一转头见给kitty已经把口罩给戴上了,一个黑色的口罩,把小脸给遮得严严实实的。

“kitty,你不会因为嘴角那里破皮了就去哪里都带着口罩吧?”

这也太低调了吧,破皮有什么,成年人都会经历的事情的,人家脖子上锁骨上种了颗草莓都光明正大的拿出来秀呢,怎么到了kitty这里就是要藏起来了呢。

慕小夏:“低调!”

田小心腹诽:你老可真低调,还是从着国外回来的人呢,怎么国外的那些开放性感的思想就没有影响到你呢一点点呢。

到着车库里,自然的遇到了熟悉的人,田小心与人为善,又喜欢说话,见着都亲切都打着个招呼,笑呵呵的,在苏帝工作n久了,认识的人也n多!

“小心,这位是?”

一个女伴好奇的过来打着照顾。

“这是我上司kitty!”

田小心友好的介绍着,一转身着,我去,kitty什么时候还把墨镜给带起来了,这一张小脸啥都没有露出来,真是厉害了,太低调了。

“kitty?”

对方显然觉得奇怪,kitty怎么又戴口罩又带墨镜的,还是在公司里头,莫非着从国外回来的人,逼格高了几个等级?

“那个呐,kitty今天感冒了,咳嗽,怕传染,所以带着口罩!”

田小心胡乱的掐了个理由解释着,看着也挺有说服力的。

“哦!”

对方明白似的点点头,大概是觉得kitty一声不吭的有些高冷难相处,也没有过多的搭讪,便是说了句小心明天见便离开了。

kitty可是苏北城现在的董事长大人花了一千万的从国外请来的王牌经纪人呢,那地位在那里摆着呢,普通员工谁敢吃饱了没事的去招惹。

慕小夏也没有将那些人的有些异样的眼光放在心上,手机一个震动,呀,苏北辰回微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