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了沈子豪,梅凤直接开口:“暖暖,子豪喝多了,你照顾好他。”

夏暖暖点了点头。

梅凤带领着保姆们,离开了他们的卧室。

夏暖暖自己脱下了笨重的婚纱,然后就去了卫生间将盘头发用的黑发卡一个个摘下来,等到都摘好了,就开始卸妆。

一切都处理好以后,她终于换上了家居服,然后这才走到了床边。

床上,沈子豪喝多了,正在睡觉,呼吸声非常均匀,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属于酒的清香。

夏暖暖盯着沈子豪。

他们结婚了。

终于结婚了。

从此以后,她就是这个人的太太了。

哪怕到了现在,还是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正在思考着,沈子豪却忽然动了起来,他皱紧了眉头,头一侧,就直接吐了出来。

佟丽娅比花儿还纯

带着胃液的酸涩味道传了过来,让一直没有孕吐的夏暖暖,顿时感觉胃里一阵阵的抽搐。

她急忙捂住了口鼻,奔向窗口处,打开了窗户,大口的喘息。

等到人感觉好多了,这才回头,就看见沈子豪拧着眉头,又躺在了床上。

她这才走过去,发现沈子豪身上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是地毯上……

看见那黏糊糊的一片,她感觉胃里又是一阵抽搐。

她急忙扭开了头,打开了窗户,想要散发一下房间里的味道。

然后这才走到了门口处,打开了房门。

她向来不是一个娇气的人,可是孕妇有时候的确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

她下了楼,就看到梅凤正在指挥着大家将喜字摘下来。

她走过去,小声的喊了一声:“梅姨。”

梅凤扭头看过来。

夏暖暖开口:“能不能找个人,帮忙打扫一下,子豪吐了。”

一句话落下,就见梅凤笑了,“暖暖啊,你嫁给了我们子豪,是不是就应该照顾好他。”

夏暖暖一愣,“我闻到那味道……”

话没说完,再次被梅凤打断,“我知道,吐了嘛,味道肯定难闻,可是那时你丈夫,况且,让保姆进去照顾喝醉酒的他,你觉得可以吗?”

夏暖暖被堵得哑口无言,她点头,“我知道了,梅姨。”

于是上了楼,进入了卫生间,拿起拖把,走进来,打扫卫生

强忍着胃里的抽搐,她终于将地毯上的污渍清理干净,然后就忍不住冲到了卫生间,大吐特吐起来,将中午吃的饭,部吐光了。

夏暖暖吐得身都有些无力,走出来坐在沙发上休息。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接听,对面传来了妈妈的声音,“暖暖啊,我跟你爸爸下午回去了,在家里准备好,等你三天后回门。”

夏暖暖舍不得,她开口,“妈……”

“嗳,结婚了,以后就是大人了,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听到了吗?”

“嗯。”

“还有啊,今天的嫁妆,是支票,在你那个梅姨手里,你记得要回来。如果她不提,你就要记得提醒一下。”

“嗯。”

“那我挂了。”

“妈……”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