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蕊微微一笑,“好。”

抱着诺诺上了楼,轻轻推开了主卧的门。

还是跟前几天一样,她给苏凡珂准备的食物仍旧安静的放在那里,一点动过的痕迹都没有。

几天下来,她给苏凡珂换了一次又一次,不知浪费了多少。

抱着诺诺进了房间,没有关门,有人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好几天,也该好好的透透气了。

冯蕊把诺诺放到沙发上,给她拿了积木,“诺诺自己玩玩具好吗?姐姐去陪妈妈说会话。”

“好。”诺诺不吵也不闹,小小的身子窝在沙发里,玩起积木。

诺诺很乖,冯蕊很放心,只要诺诺不离开她的视线就可以了。

………

萧纪景离开的这些天,苏凡珂除了上厕所,时间都用来发呆了。

靠着大床,席地而坐,眸光呆滞,像是一只没有灵魂的木偶那样隔着落地窗望着绝壁下的大海。

风起云涌,潮起潮落,都只是这么呆呆的看着,看累的时候,就这样靠在床边睡去,直到被噩梦纠缠,哭泣,惊醒………

粉嫩清新可爱美少女明眸齿白温馨靓丽

每一次醒来,眼睛里几乎都是带着泪的,从无例外。

诺诺回家了,萧纪景便把除了客厅和厨房以外的每一个卧室,书房,甚至是卫生间都铺上了厚厚的地毯,很厚实,踩上去软软的。

冯蕊放慢脚步走了过去,穿着性感的短裙也毫不顾忌形象的坐到了苏凡珂的身边,背靠着大床。

纤细,白皙、修长的双腿随意向前伸着,还十分俏皮的踢了几下,把拖鞋踢掉,露出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脚趾。

她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还满舒服的呢。怪不得你一坐就不愿起来了,如果我是你大抵也会喜欢上这样的感觉吧。”她自顾自的说着,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苏凡珂一眼。

窗外海浪阵阵,拍打着岩壁,房子的隔音很好,安静下来的时候也能清楚听到。

这样的感觉,说实在的,很舒服。

“凡珂,我真的很羡慕你知道吗?虽然同住在一个小区,可我直到现在才发现,你们家的视线竟然这么好,要是到了晚上,像这样一坐,能看到满天的星星吧?这得多浪漫呀。指不定哪天还能看到流星雨呢?”

果然,每一个女孩的心里都有一场最美的流星雨。

“还有诺诺………”

冯蕊顿了顿,目光装作很不经意的看向苏凡珂的脸,果然,苏凡珂早已经僵硬掉的脸在听到诺诺的名字之后,微微的动了一动。

冯蕊甜甜的笑了。

“我本来也不喜欢小孩子的,特别是我们这种给人当小三的女人,更是不想要孩子。可是呢,跟诺诺相处几天下来,我就突然想通了似的,特别特别特别的想要一个孩子,想要一个像诺诺一样可爱的孩子。”

“凡珂,要不这样好了,我现在去生个儿子,然后再把你家诺诺给我当儿媳妇,怎么样?”

“哈哈哈哈,真是想想都开心,娃娃亲,那得多可爱呀。你说是不是?”

冯蕊本以为自己的一席话,能把苏凡珂逗乐,就算不笑,至少也会跟她说说话?

可是,冯蕊错了。

听完她的话以后,苏凡珂不但没笑,反而还,哭了………

她双眼空洞得彻底,一眨也不眨,眼泪说来便决了堤一样的夺眶而出,止都止不住。

这下,她可是把冯蕊给吓坏了,本来还想安慰人来着,一下子就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慌慌张张的扯来几张纸巾,给苏凡珂擦眼泪,“凡珂,你别哭啊,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

苏凡珂,无声,只是眼泪掉得更猛了。

“凡珂,你倒是跟我说说话啊?是不是真的生病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

仍旧无言。

冯蕊急急伸手朝苏凡珂的脑门探去。

一触,刚伸过去的手就被吓得收了回来,“呀,凡珂,你身上怎么这么凉?你别吓我好不好?”

冯蕊猛的从地板上跳起来,勾着苏凡珂僵硬到极致的手臂,“快起来,我送你去医院,再这样下去,你非得把自己弄死不可,就算你不心疼自己也总得为诺诺想想吧?”

关于诺诺,冯蕊只知道她是萧纪景跟苏凡珂的女儿,只知道她很可爱,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却不知道她生病了,病得很重,随时都可能会离开。

“凡珂,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诺诺怎么办?你想让她那么小就没有妈妈吗?”

冯蕊声音很大,希望骂醒“沉睡”了很久的苏凡珂。

可,终究还是没有作用的,苏凡珂除了哭便只剩下哭了。

冯蕊也是急了,用尽身的力气把苏凡珂从地板上拉了起来,想把她先送去医院再说。

可苏凡珂刚被拉起来,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朝着冯蕊倒了去。

把冯蕊弄得措手不及。

她毕竟是个女人,那小身板怎么能承受得了一个病人的重量?接住凡珂之后,两个女人就这样狠狠的朝地板倒下去。

冯蕊下意识的闭眼。

心想。

这下完了………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压在她身上的苏凡珂还瞬间消失了,只有她一个人倒了下去。

“砰!”的一声。

好在地毯很厚实,要不然摔成什么样还不一定呢。

可,怎么就她一个人摔倒了?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对了,凡珂人呢?

她急急忙忙的睁了眼,迅速从地板上爬起来,“凡珂?凡珂?”

环顾了一周,哪里还有苏凡珂的影子?

剩下的只有一股淡淡的、霸道的、能让人甘心诚服陌生气息。

诺诺还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没再玩玩具了,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看着那扇敞开的大门。

冯蕊,“诺诺,你妈妈呢?”

诺诺回头,“爸爸,是爸爸把妈妈给带走了。”

“………”

萧纪景?

把凡珂给带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

她怎么不知道?

冯蕊抓了抓自己被摔得凌乱的长发。

她肯定是被摔傻了,吧?

然而,并不是冯蕊被摔傻了,只是突然出现的那个男人,动作太快了,快到接住苏凡珂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小蕊姐姐,你能带我去找爸爸吗?”

“………”冯蕊楞了楞。

干笑两声。

她连人都没有见到,上哪儿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