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啦!

当夜色刚刚降临而来时,京城的天空,就莫名间,汇聚起了厚重的乌云。

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似乎预示着,今天晚上的京城,将会尤其的与众不同!

明明是漆黑的夜空,但不知为何,在电光闪过之时,那些乌云,一眼望去,竟然会充满一种深沉的血色!

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蔡高峰,穆念慈,水光华,焦俊明,耿浩天,齐炎,呼延飞,建凯极,仇洪明,何志远,陆庭声,华锦坤,庞浩,郑鸿经,郑鸿云,李浮生,何俊贤。

如今无忌仙宗的十七位神师。

另外还有二十九名半步神师。

外加张家四名神师,四名半步神师!

当这样一股恐怖的力量,真正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张天辰依旧再次忍不住被震撼了一把。

“表弟,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恐怖的队伍!”

张天辰说道。

高清慵懒睡美人甜美淡然写真

“没见过?我四个月之前,杀的跟这个差不多吧。前几天青凰山杀的,也跟这差不多吧。”

张天逸无所谓的回了一句,顿时就让张天辰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现在的表弟怎么变化这么大?

变得这么……霸气侧漏啊!

陆庭声微笑不语,青凰山实力的增长,他是从头到尾的见证者。

几天前,张天逸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了大量的妖兽的内丹,用这些内丹炼制出了不少丹药,让青凰山宗师以上的高手,修为再度提升。

眼前这些人,都是已经突破完成的。

在青凰山还有不少宗师,正在闭关,说不定这次回去之后,还会出现,新的宗师。

张天逸心中也是十分感慨,这次被峨嵋法剑逼入绝境,也算是因祸得福。

地下暗河之中,缺少天地能量,他需要疗伤,最终只能通过宰杀那种怪鱼来补充修为。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暗河的深处,竟然拥有大量年份超乎想象的怪鱼,他们体内的内丹,十分适合炼丹。

张天逸自然不会客气了。

而且那里的怪鱼还有不少,在地下暗河的下面,拥有这一个完可以称之为海的地下湖。

那里,是一个巨大的怪鱼巢穴!

“都准备好了吧。”

“今日一战,不仅仅为了复仇,更为了那些冤死的性命。”

“一定要注意,所有的神师,都尽量捕捉对方的神师,其他人处理神师之下的高手。若是不敌,只能拖延,不能放走,一定要尽可能,将秦家,一网打尽!”

“另外要注意,秦家可能会出现一些被改造过的半步神师,或者是神师高手,他们的弱点是修为运转速度优先,经脉和丹田的承受能力差,只要猛攻,很快就会实力大降!”

“所有的一切,都要快!若是发现秦家造化境高手出现,不要拼,立刻通知我!”

张天逸冷冷说道,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得冷酷了起来。

秦家,不是想要然我张天逸死么?

不是三番两次的来挑衅我吗?

现在,我就要将们,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下一刻,数十道身影乘着夜色,如同一只只猎鹰,展开了身法,往秦家的庞大山庄,扑了过去。

大片的黑影无声无息的闪烁,很快就从各个方向,进入了秦家。

陆庭声带了一路,早已经埋伏在秦家的白小妖以及银环带了一路,张天逸以及凌波也各自带了一路。

这些人的修为,最低都是半步神师,秦家外围的护卫,根本就无法发现他们的行踪,一声不吭的,就被完解决。

在这样的实力之下,八品以下的宗师,根本就没有周旋的余地。

而不要看现在青凰山的宗师不断冒,但真正的古武世界中,不要说八品宗师,就算是宗师,也是十分稀少。青凰山因为张天逸的出现,成了一个绝对的例外!

青凰山和张家的一众高手,部蓝色阴沉,他们每个人都看过秦家实验室的那种惨绝人寰的景象,比之当初日国入侵华夏时,以华夏人做人体试验,制造生化武器的一幕,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在突破了秦家的外围之后,秦家的人终于被惊动了。

在现代社会,人力的防卫仅仅是粗略的手段而已,尽管众人身法如电,但秦家大量的摄像头以及红外感应装置,很快就拉响了警报。

于是间,一场真正的血腥大战,终于开始。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之前是秦家来公青凰山,而现在,是青凰山,来围攻秦家!

“什么人,竟然敢潜入我秦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一名秦家的客卿宗师高手从房间里冲出,手中提着合金长剑大吼道。

“知道麻痹!”

黑暗之中,一声冷哼发出,人影闪烁。

这名客卿武者只感觉到眼前黑影一晃,一只手掌就贴近了他的咽喉。

巨大的力量涌来,他身的汗毛瞬间竖起,双脚不断点地,急速后退。

但他刚退开几步,就忍不住的惊咦了一声,因为他发现,他手中的剑,不见了。

而下一刻,一股冰凉的寒意,就从他的眉心之中闪过,将他的惊讶以及震撼,部都封锁进了他的脑袋之中,将他的脑浆,绞杀成为了粉碎。

“妈的,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这玩意好看不好用!”

随意将手里的合金宝剑舞了几下,陆庭声鄙夷的将其扔到了一边,身法闪烁,继续前行,强大的感应力展开,专挑宗师以上的高手进攻!

十七名神师的力碾压,其声势,何等恐怖。

按照之前的资料,秦家的神师高手,现在统共也不过四名而已,宗师高手算上客卿,也不过数十人。

即便是有所隐藏,也不过翻倍的数量,怎么可能是如此众多的神识的对手!

作为家族势力,人丁的限制,就是限制其发展的最大因素。

咔擦!

另外一个角落,银环一脚将一名四品宗师的脖子踢短,看都不看的从他旁边一闪而过,脸上犹自带着鄙夷。

“都什么时候了,还向着撩妹!”

“长的这么丑,还这么多废话,谁稀罕!”

那人咕噜的咽了一口鲜血,憋屈无比的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