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得知永泰帝要离宫避暑那一刻起,王德妃就清楚此次出行绝对没有自己的份儿。

但她的心也和姜贵妃一样冰凉凉的,因为她的儿子宁王一家的名字都在那名单上。

别看王德妃从前也是个心气儿高喜欢争斗的,其实她并不是很懂朝政方面的事情,别说和裴皇后比,就连马贤妃和姜贵妃她也比不上。

她之所以觉得永泰帝凉薄,完全是因为对方半点都不顾及她的想法。

把她留在宫里也就罢了,反正她二十多年来就从来没有得宠过,本来想趁着陛下和皇后离宫的机会把孙子接进宫里来好好亲香几日,没想到……

把她的儿子和孙子都带走,却把她一个人扔在这深宫大院中,世上谁见过这么狠心的夫君、父亲、祖父!

偏偏这个夫君、父亲、祖父的身份太尊贵,别说报复,连公然骂上几句都不敢。

王德妃只能把永泰帝从前枕过的枕头翻出来抱在怀里,手里捏着一根最大号的缝衣针,一下下用力往枕头上扎。

老娘扎死你扎死你扎死你……

和王德妃的满腹怨念相比,马贤妃则是被气笑了。

果然皇帝陛下是厌弃他们母子了么?

她自己能不能去倒也无所谓,只是她的儿子儿媳竟连老大夫妻俩都比不上?

绿草地上感受花香的马欢胤

一后三妃四位皇子,其他人要么母亲能去,要么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去,唯独她们母子竟是什么也没捞着!

马贤妃脸上的笑容实在太难看,把身边伺候的宫人们弄得心惊肉跳,真是想有多远躲多远。

她正待找点事情发作一下,有小宫女来报,皇后娘娘身边的尺素姑姑求见。

尺素的身份和贤妃自然是不能比,但人家毕竟是凤翔宫的掌事宫女,就好比勋贵官宦之家最得当家主母信任的丫鬟婆子,整个后宫敢得罪她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马贤妃忙整了整衣裳和发髻,吩咐小宫女请尺素进来。

尺素行过礼后暗暗使了个眼色。

马贤妃心领神会地把身边伺候的宫人们全都支使出去,并示意对方坐到她身边。

尺素并没有拒绝,轻轻巧巧地坐到了马贤妃下首。

“皇后娘娘有什么吩咐?”马贤妃往尺素身边凑了凑,语气中难掩急切。

尺素看起来比她沉稳多了,温言道:“娘娘莫要着急,皇后娘娘看了随侍名单后就让奴婢前来劝慰娘娘,可见她对您的看重。”

这种场面话的安抚作用显然很有限,但马贤妃还是用万分感激语气道:“本宫一直都知道娘娘是顾着我们母子的,只是此次陛下……唉,实在是太偏心了。”

尺素道:“娘娘,世间哪儿有不偏心的父母,从那年给皇子们赐婚的事情上不就看出来了么,谁才是陛下最心爱的儿子。”

马贤妃的心里揪了揪,也就是苏琳这几年方方面面做得还不错,否则她早就被气死了。

她摩挲着修剪得十分漂亮的长指甲,酸溜溜道:“那还能怎么办,陛下是一时半会儿都离不得姜狐狸的,况且人家的儿媳也真是争气,皇长孙都还没学会说话呢,这就又怀上了。”

尺素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几个女人果然是比不上自家娘娘,眼光永远都只会局限在这些内宅的小事儿上。

她压低声音道:“娘娘,其实泰王殿下留在京里也是件好事儿啊,万一突然发生什么意外……”

“你可不要乱讲!”马贤妃吓了一跳,轻声斥了一句。

见尺素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她又抿了抿嘴小声道:“留在京里的皇子又不止怿儿一个,就算……二殿下乃是嫡出,名正言顺呐!”

她当然清楚二皇子已经失了势,可当着尺素的面,有些场面话还是不得不说。

尺素轻笑道:“娘娘,满朝文武谁人不知二殿下已经失了陛下的宠爱,就算真到了那个时候,谁会相信陛下会把江山交给二殿下?

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如果形势不是如此,皇后娘娘当初也不可能对您示好不是?”

马贤妃只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一颗心像是要从胸口蹦出来一样:“尺素,你给本宫一句准话,此次陛下出行是不是……”

“回不来了”这四个字她愣是没敢说出口,但尺素是个聪明人,想来一定能听明白她的意思。

尺素脸色微微变了变:“娘娘,奴婢方才说的是‘万一’!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不做好准备的话,就算是那样的机会来了又抓得住么?有些东西您如果真不想要,想要的人多得很,譬如说四殿下……”

马贤妃咬了咬牙:“老四……如果陛下真的……姜狐狸肯定也逃不了,老四那个窝囊样儿能成得了事儿么?”

尺素心里狠狠鄙视了马贤妃一番。

都说富贵险中求,合着这位是什么风险都不想冒,就想等着泼天的富贵直接砸在他们母子头上!

如果娘娘那边大事可成,陛下和姜贵妃肯定一个也别想回来,四殿下自然也就没有了最大的靠山。

可没有了最大的靠山,不还有其他靠山么?

他们母子就是皇后娘娘用来对付其他靠山的一颗棋子,他们不动,娘娘还怎么进一步为二殿下谋划?

马贤妃当然没有尺素想的这么愚蠢和贪心,她正是觉得裴皇后的话有些不可信才装出的这副样子。

二皇子的确是失了势没错,可陛下除了没有给他封王,不让他随便出府之外,并没有做出太重的惩罚。

一旦裴皇后那边真的成了事儿,她真的会如之前的约定那般支持怿儿上位?

如果她和怿儿真的冲锋在前,以裴家的势力,届时强行把心生疑虑的朝臣和他们母子一起打压下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让他们母子做垫脚石,想得美!

可如果不配合裴皇后行动,怿儿似乎离那个位置只会原来越远,又怎么甘心。

难道真要选择孤注一掷?

尺素目光闪了闪,道:“娘娘别忘了,四殿下背后还有霍小王爷,这段时间他可是出京办差去了,您如果不把握好这个时机,将来莫要后悔。”

马贤妃抿了抿嘴道:“你回去告诉娘娘,我会仔细考虑。”

尺素知道她所谓的“考虑”就是去和儿子儿媳商量,她笑了笑:“奴婢一定把话带到,但娘娘一定要抓紧了,时不我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