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雨儿渐渐适应了板子的声音,就趴在案上默默忍耐,心道这是什么玩意,声音这么大,怪吓人的。

刘青峰却被这声音搞得心烦意乱,再也打不下去,只好收了板子,喝令她回房思过。

刘雨儿赶紧低着脑袋狼狈地离开了书房。

刘青峰看着手中的板子,心中奇怪,这个玩意怎么这么响?他举起板子朝自己身上试了试,没感觉,又用上了三分力,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也没多大感觉,他一横心使足了力气,才微微感觉有些疼痛。他这才醒悟敢情这东西是雷声大雨点小呀?亏这丫头叫那么大声音!他有心叫小丫头回来继续教训,可是心里的火已经下去了一大半,也没心情教训她了,想想只得作罢。

第二日,刘青峰起身看到妹妹和可儿正在练功,就似笑非笑地问:“妹妹,昨日的板子疼吗?”

刘雨儿脸一红,老老实实地说:“不疼。”

刘青峰瞪了一眼说:“那你昨日叫那么大声做什么?”

刘雨儿抱怨道:“二哥,你从哪里找来的怪东西,那么响,吓了我一大跳!你想打人就打人,弄那么大的声音做什么?”

可儿听了在一边一个劲儿坏笑。

刘雨儿看见喝道:“可儿,你敢笑我?二哥,将你那玩意送给我,我以后就用它教训这丫头!”

刘青峰明白这东西不是妹妹玩得鬼,只好去问李砚,得知是武都头送来的。他再问武都头,才知道是张仁瑞玩得花样。刘青峰心中哭笑不得,只好吩咐李砚重新备下两把戒尺,留着教训小丫头。

过了不久,陵州的消息就传了回来,由于证据确凿,钱通判和王家父子被判了斩立决,家人流放,家产充公。成云龙因为数罪并罚,流三千里,抄没家产,总算没有累及家人。青城县衙上下听到消息都是不寒而栗。

长发大眼美女清纯私房温婉舒雅养眼图片

刘家在青城的苞米芯已经开始收获,青城的佃户并不知道苞米芯的价格,在张仁贵和伍思凯劝导和解说下,任由刘雨儿派人采摘。刘家的商队早有准备,与东州、宿州的客商也立下了契约,最后一万亩地的苞米芯卖了两千多两银子。准备销售嫩苞米时,刘雨儿慎重了很多,让张仁贵和伍思凯告知佃户嫩苞米的收购价格和收购数量,让佃户自己选择,不过刘家不会收购超过规定数量的苞米。嫩苞米的价格比老苞米高得多,收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障碍。

最终,青城苞米地老苞米平均亩产三担有余,佃户都十分满意。本来嫩苞米他们平均每亩地已经收到二百多文,现在每亩还能留下一担多粮食,又因为佃的地多,他们每家收获都不少。可是当他们准备交租时又被告知每家只要交一担苞米,其余的都由苞米芯顶了。

穷书生听到消息,赶到现场,要求刘雨儿告知苞米芯的收益。刘雨儿早知道了书生的脾性,拿出了账单和账册,书生确认无误后才点了头。

张仁贵不满地说:“雨丫头,你干什么要留着这个书生?尽找事儿!”

刘雨儿小声笑道:“舅舅,你不觉得有了他,我们很省事吗?佃户都信任他,有问题我们只要说服他,就等于说服所有的佃户。您说,说服一个人容易,还是说服一百多人容易?”

张仁贵笑道:“说得也是。”

刘雨儿心道这个书生还真有点像职工代表!职工代表嘛……

这时刘家的房子已经部盖完,一百多佃户部搬进了新居。因为刘青峰以前的举措,几乎是家家都养了鸡和猪,佃户的日子总算有了保障。

刘雨儿独自一人看着欢天喜地的佃户却在心中叹息,若是想不出提高亩产收益的法子,等到这些土地开始收税,佃户也就是能保证温饱,一旦有天灾,佃户的日子还是不好过。

穷书生找到刘雨儿说道:“小娘子,你在想什么呢?”

刘雨儿皱眉道:“我说先生,你能不能不叫我小娘子?我叫雨儿,你叫我雨姑娘、雨丫头都行,再不行就叫我大姑娘也行。”

穷书生笑笑说道:“大姑娘,你在想什么呢?”

“先生,我对佃户说保证他们‘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你说这能实现吗?”

穷书生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小丫头说道:“大姑娘,你的志向不小呀!”

刘雨儿摇头道:“先生,我没有多大的志向,佃户为我们家干活,我就拿他们当我的家人,自然要让他们‘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

穷书生说道:“大姑娘,要是天下所有的主家都有你这份心肠,天下的百姓就没那么苦了。”

刘雨儿看着穷书生说:“先生,我看你也是博学之人,怎么就没下场考个功名呢?”

穷书生摇头说:“考个举人有什么用?想考进士,就必须去京城赶考,我身无分文,拿什么去京城?别说京城,就是去州府的银子我也拿不出来。”

刘雨儿说:“不如今年先生下场,明年春闱,先生可以和我三哥同行。”

穷书生一愣:“你三哥明年也要参加春闱?我记得县太爷是你二哥吧?你三哥今年多大了?”

刘雨儿得意地笑道:“我三哥今年十七了,他三年前就中过一次举人,今年下场肯定也能中!我五哥今年也要下场,听庞先生说,他也能中!”

穷书生问:“庞先生?那个庞先生?”

刘雨儿说:“先生不知道吗?当代大儒庞显先生是我家务实书院的院长。”

穷书生连忙深鞠一躬说道:“大姑娘,能否请您为我引荐庞先生?”

刘雨儿皱眉道:“这个还真不好办,庞先生肯定不会来青城,我也一时回不去。不过先生要是秋闱下场,途经我家,倒是可以一试。”

穷书生喜不自禁地说:“小生先谢过大姑娘了。大姑娘,你们家这一季就收了一万担苞米,不知道这些苞米你打算如何处置?”

刘雨儿说:“部留在青城,作为开人工湖刘家的捐粮。”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是兔兔妈,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