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峰几个听了庞先生的辩词傻了眼,收购白叠子和五成地租都好反驳,可是白叠子的种子却无法辩驳,因为种子都已经变成白叠子了,而刘家和程家白叠子高产也是事实。

刘雨儿听了庞先生的话,立即回了主院,喊上三位表姐帮忙去找白叠子种植手记的草稿去了。刘雨儿对手记的要求一直很高,就是程家的白叠子,因为是刘家人指导,也有详细种植记录。

钱正伟见几个侄子都不说话,立即出言反驳:其一、刘家为佃户提供青砖瓦房、耕牛农具,厚待佃户有目共睹,刘家屯现在就是一个世外桃源,盘剥之言无从谈起;其二、刘家以为种植白叠子的佃户提供粮食、种子,且事先已经立契约为凭,实际上,佃户的白叠子刘家现在无法出售,更无法获利,可刘家仍然按约定收购了佃户手中的白叠子,佃户也应该遵守契约;其三、庄稼收成并由种子决定,不能因为刘家和程家高产就断定刘家提供的种子是劣种,刘家两年前和一年前的亩产也分别只有二十斤和一百斤。

有了庞显的带头,就有人开始指责刘家的各种罪行,连祥和田庄的六成租子和刘家责打务实堂的孩子也被翻了出来。刘家遇到的几次佃户闹事无一例外地被人给提了出来。

一时之间,刘家竟然处于劣势。刘来福、刘来好几人躲在屏风后面听了是满脸尴尬、面面相觑。

上午辩完,庞显仍然嫌不过瘾,拉着刘来福兄弟几个和刘家的几个孩子继续在刘家议事厅辩论。庞显继续指责刘家精于经营算计,三年之内就攒积万贯家财,去年一套冬衣的价格竟然高达十两,然不顾平民百姓正在受冻,长工为白叠子忙碌一年却穿不上一件白叠子做的背心,如是种种。

刘雨儿已经查阅完手记,听到先生的话说道:“先生说得不错,刘家就是擅长经营算计,就是有了刘家的擅长经营算计,才有了遍布下马的务实堂和务实书院,才有了佃户天堂刘家屯,才有了让无数下马百姓受益的芸薹,才有了……”

庞显一瞪眼喝道:“雨丫头,你给我出去,要不就闭嘴!难道你想到公堂上抛头露面?”

刘雨儿撅着嘴说:“先生,我也想说话!”

“那你就和我一起说刘家的不是,不许再为刘家辩解。”庞显对她说完,又对刘青海、刘青湖、刘青峰、刘青石和刘青宇五人人说,“现在除了青石,谁都不许再替刘家说话。你们几个今日要是不能将青石辩倒,都给我去刑堂领板子去!”

刘青石愁眉苦脸地说:“先生,我不行,我连您一个人都辩不过!”

庞显说:“现在,先生我也不说话了,你就和他们几个辩解。”

清新 90校花娇羞

刘青石只得认命地点头。

刘雨儿率先开口道:“三个,刘家凭什么收程家的白叠子是一百文一斤,收我们的白叠子是三十文一斤。”

刘青石说:“佃户的白叠子是刘家提供的种子,白叠子种子从福州运来,代价高昂,几乎一两银子一斤种子,一亩的种子就要二两银子。且刘家已经为佃户提供了二担粮食,佃户各家用的白叠子短工也是刘家所出,并未让佃户出一文。从耕地撒种到收获,刘家每亩地至少投了五两多银子。折合一斤白叠子五十多文。”

刘青峰道:“就是如此刘家就该以五十文一斤的价格收购我们的白叠子!”

刘青石说:“若是如此说,刘家收购程家的白叠子的价格太低了。程家每亩地成本高达六两银子,若是他们也亩产百斤,每亩地只有四两银子的收益。他们可是种的自己的地。”

刘青海道:“可他们的亩产是两百斤!为何他们能亩产两百斤?是不是刘家将挑选出来的种子给了程家?”

刘青石支支吾吾地说:“没有,我们家没有。”

庞显喝道:“够了了,青石,你觉得刘家的官司能打赢?!”

刘青石低下头不敢答话。

庞显道:“辩论如同打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已经将对手会如何说都告诉你了,你却对自己知之甚少!”

刘青石道:“先生,为什么是我来辩?”

庞显道:“你和青峰谁去参加春闱,谁就来辩!春闱的学子聚在一起少不了辩论,你们忙着家里的事情,极少以文会友,这样辩论的机会实在不多。这个时候不练练,什么时候练?!而且还有殿试,到时也免不了一场辩论。”

刘雨儿替哥哥鼓劲道:“三哥,加油,我们家这回就看你的了。”

刘青石苦笑说:“先生,有些问题我答不上来。不知道该怎么说。”

庞显道:“雨丫头,你来和你大堂哥辩!”

刘雨儿乖觉地说:“是,先生。白叠子丰产,不单单要好种子,还要土地肥沃,浇灌得宜,另外栽种时间、整枝打顶、防治虫害及白叠子采摘时机对白叠子收成均有影响。程家开垦的荒地本就适合白叠子生长,他们为保白叠子丰产种了一季山戎肥田,得以高产不足为奇。”

刘青海问:“同样的土地为何刘家自己的八百亩白叠子也得高产?”

刘雨儿:“刘家八百亩白叠子为了休养土地,也种了一季山戎。而且可能与白叠子种子有关!”

“呵呵,你们还是将好种子留给了自己!”

“并非如此,刘家用的不是福州来的种子,而是第一年试种的白叠子种子。白叠子种子不能用当年的种子,我家发给佃户和卖给程家的都是福州过来的隔年种子。”

“本地种子应该更加适合本地种植,刘家岂能为一己之私枉顾佃户之利?”

“刘家第一年试种的白叠子亩产仅有二十斤,这样的种子我家岂能交给佃户试用?”

“刘家好大的魄力!居然敢在自己的八百亩田里试用这样的种子?!”

“有何不敢,刘家第一年白叠子亩产二十斤,不照样再种了八百亩白叠子?!”

“哼,你们说是种子的缘故就是种子的缘故?有何为凭?”

“种子已经成了白叠子自然没有了物证,不过刘家有手记为凭。”

庞显说:“雨丫头,够了,青石你可听清楚了。”

刘青石点点头。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是兔兔妈,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