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浩然瞬间懵逼当场。

这绝对是一个意外!

虽然在这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逍遥子突兀的请求,却让他十分的愕然和意外。毕竟他们仅仅只是萍水相逢,而且,还是这种相距数万年的隔空对话中。

夏浩然深深的看了逍遥子一眼,随后郑重的说道:“逍遥子前辈,小子我虽然仅仅只是一介凡人,但我可以保证,若是将来有朝一日小子真的能够有幸离开这片星空,并找到‘水蕴星’的话,一定会去‘逍遥神宫’看看的!不过,”

微微一顿,夏浩然继续说道:“前辈应该知道,这片星空目前还尚处于末法时代,所以,小子我也不敢保证这辈子是否能修炼到破碎虚空的程度。”

“尽力就好!”逍遥子微微的笑了一下,虽然他心里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希望十分的渺茫,不过,毕竟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不是?

更何况,自他误入空间裂缝开始算起,已经一晃数万年的岁月了。谁又能晓得,自己当初曾一手创建的“逍遥神宫”,至今在水蕴星上是否还有遗留?

答案是未知数。

落叶归根,丰城剑回。

趁年轻,可以去追梦,去闯荡,但人之将死,落叶归根。就连每一片落叶都不会忘记自己的本来之处,又有谁愿意尸陈他乡?

“多谢前辈谅解!”夏浩然微微一躬行礼道。

逍遥子微微颔首,他回头看了一眼身下的骷髅,只见他轻轻的挥了挥手,顿时,一枚储物戒指轻轻的飘到了夏浩然的面前。

娇小玲珑清纯美女唯美梦幻写真

“夏小友,请原谅萍水相逢就向你提出这样的要求,实在有些突兀荒唐。不过思乡情切,还望理解!”

稍稍一顿,逍遥子继续说道:“这枚储蓄戒指曾是我生前的珍爱之物,而且,在我穿越空间裂缝的时候,这枚戒指的内部空间并没有崩溃和破裂。现在赠送小友以表谢意,希望你能够善待它。”

“多谢前辈!”夏浩然神情庄重的收起面前的储物戒指,郑重的说道:“前辈嘱托,小子我一定会谨记于心的。”

看着逍遥子的那道模糊的身影,夏浩然的心里也是一阵伤感,复杂万分。如同逍遥子这种修为通天的域外高手,勤勤恳恳修道一生最后仍旧落得客死他乡的下场,那么,自己的剧终又将会在何处落幕呢?

突然想到这么沉重的话题,夏浩然的神情也不禁恍惚了片刻。他狠狠的甩了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直接抛到九霄云外。

开玩笑!

夏浩然才多大?

他还年轻,还拥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挥霍、去享用,那么,又何必过早的去思虑这些太深奥、又玄之又玄的问题呢?

想通了这些后,当夏浩然再次直面逍遥子时,他的神情已经是一片淡然。

感受到夏浩然精神面貌前后的迥异变化,逍遥子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的脸上只有淡淡的笑容。

同时,他在心里也暗自称赞道:“这小子,天赋不错,悟性更是了得!比起当初的自己,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更何况,对方还是身处修炼资源枯竭的末法时代。”

“加油吧!幸运的小伙子。在修行的道路上,其实还有很多美丽的风景,希望你能够看得更多,走的更远。”说完,逍遥子最后的执念残影自下而上开始瓦解,瞬间便分崩离析,化为一片片光点,四散飘落。

“前辈,一路走好!您的遗愿,我会尽量帮您达成。”

夏浩然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嘴里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逍遥子虽然只是托付夏浩然,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去他的故乡‘水蕴星’看看,其实,他的内心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回归‘故土’,即便这种希望很渺茫。

而对于逍遥子的遗愿,夏浩然根本没有迟疑就满口答应下来,尽管他们仅仅只是萍水相逢,而且还是隔空对话;尽管就他自己也对未来能否在无尽的星海中找到‘水蕴星’并不抱什么希望。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吧。

凝视着逍遥子消散的方向,夏浩然默默的矗立了片刻,这才转身朝宫殿之外走去。此刻的他根本顾不上去研究对方交给他的那枚储物戒指之中到底有些什么,因为,眼下的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少主!”

看到夏浩然的身影,门外等候的冷一顿时迎了上来,打着招呼道。

“嗯。”夏浩然点了点头,随机手一挥,十几名智能机器人瞬间闪现。夏浩然说道:“你带着它们先去把那颗陨石弄出来,另外,再看看这座宫殿还残留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对了,这座大殿不要乱闯!”

“是!”冷一沉声道。

看着冷一带领数十名机器人瞬间远去,夏浩然摸了摸鼻子,这才转身朝山下走去。

在一块硕大的青石前,夏浩然抽出宝剑连连挥动,随着一阵碎石纷飞,很快,一副像模像样的石棺成型了。

大殿内。

夏浩然小心翼翼的用真元将逍遥子的骷髅身躯收进石棺中,随后,连带着石棺和他本人一起消失不见。

造化空间中。

夏浩然选择了一座耸立的山峰之巅,暂时将逍遥子安葬在这里。

当然,这仅仅只是权宜之计而已。若是将石棺塞进储物戒指中时刻携带着,总觉得心中发憷,浑身都不自在。等将来自己真有一天能够‘旅游星空’抵达水蕴星的话,再将石棺取出让其‘落叶归根’……

从造化空间出来后,夏浩然的眼神就死死的锁定在原本逍遥子端坐的那张精致的座椅上。

“真是好东西啊!”

良久,夏浩然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满脸狂喜道。

眼前的这张精致的座椅,其中正是熔炼了可以隔绝神识的特殊材料——镇灵石。这些珍稀的矿石材料,还是夏浩然在青阳尊者的当中看到的。

不仅仅只是阐述些阵道知识及原理,还罗列了不少修真界中通常用来炼制阵盘、阵旗等物的特殊材料。而镇灵石,正是这其中最稀缺的一种材料,并且还是那种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存在。

其实,镇灵石的作用很单一,封元、隔绝神识的探测。但正是这种特殊的功效,则被众多修道之人视若珍宝!

不管是在修真界,还是广大的凡人国度;不管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还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市井小民,亦或是街头的混混乞丐,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着自己的小秘密。而且,这种秘密通常还不能与外人道也,哪怕是自己最亲近之人。

这种秘密,叫做隐私。

而修道之人在拥有了作弊神器“神识”后,人与人之间的最后一层遮羞布也不再是障碍。在这其中,虽然绝大多数之人还能坚守自身的原则和底线,但不排除有少部分道德沦丧之辈,以及仇人的探测追踪。

所以,在修真界中有不少人都喜欢佩戴那些遮掩气息,或者是隔绝神识探测的饰物。这其中,就属镇灵石的特殊妙用了。

修道是自私的。毕竟谁也不会大方的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在他人眼前。所以,炼器大师会将镇灵石熔炼进武器装备里面,特别是那些自成空间的武器,例如钟、鼎、鼓、塔、宫殿楼宇等;阵法大师则会将镇灵石融炼进阵基之中,这样可以布置一种可以隔绝神识探测的大阵,从而巧妙的躲避他人的探测。

夏浩然伸出手在座椅上摸索了片刻,他心神一动,瞬间将这把座椅收进了储物戒指里。而今既然已经登上了逍遥子的贼船,那么对方的这些遗物也算是对自己一种补偿吧。

就在夏浩然收走座椅的下一秒,原本笼罩在宫殿方圆数十里的神识隔绝大阵瞬间消失不见。感受着周遭环境的变化,夏浩然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扯了扯,直到现在,他才有能力去探测这片神秘之地的概况。

宫殿之中,除了冷一他们在挖掘那块天外飞石外,别无一物。

其实,之所以有这座宫殿和那道千层石阶,直到此刻夏浩然心中再清楚不过了。逍遥子作为曾经修真界的翘楚,飞升失败偶然坠落于此,他的心中除了悔恨和不甘外,还有着深深的遗憾和无奈。他不甘心就这样窝囊的死去,而且还是那种怀揣绝世武学的情况下。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直到逍遥子命丧黄泉的那一天,他仍旧没有等到一个合格的登山者前往拜见。俗语道:高手自有高手的尊严和骄傲。就像逍遥子这种,他们宁可怀揣着一身惊世绝学默默死去,也不会随随便便的将其传授给一个庸人。

“抓紧时间!将所有的珍稀灵药果树都给我统统挖出来。”夏浩然给冷一传了句话后,一个闪身出现在宫殿之外,他将目光投放到了漫山的飞禽走兽身上。

在夏浩然看来,这片神秘之地终究会有再现天日的一天。所以,此刻他出手将这些灵兽收走,一来丰富了造化空间的生态系统,二来也在无形之中为这片异世界扫除了障碍。

这可是在做十足的大善事!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