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以后就不要再继续为难他们了吧,经过这次的事情,他们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了。”

一颗风景秀丽的星球上,飞行船的船舱之中。

许梦晨如同缎面一般的细腻躯体,正半掩在锦被之中,她的脸上正带着淡淡的红晕,仿佛熟透了的苹果。

张天逸袒露着身体,微微眯了眯眼睛,嘴角浮现出笑容。

两人一番疯狂的温存,张天逸不仅仅没有任何疲惫,反倒是更加的精神奕奕起来,甚至修为,都似乎有了一些要提升的迹象。

凌云超星系群这里的天地灵气,有着一些特殊性,正如之前所说,拥有十分狂躁的气血之力。这是因为在这一方土,是曾经的战场,据说这战场,绵延了数百年之久,在这里陨落的人命,简直无法计数!

虽然这里更加狂躁的灵气,也就代表了灵器之中,更加恐怖和强悍的能量,但同时,这样的灵气,也会对修炼,造成不小的麻烦。

反复感受了这里的灵气特性之后,张天逸也似乎理解了为何十一山,要将这里的大型家族,都向其他地方挪移了。

短时间之内,利用这种灵气修炼,对于突破境界,的确是有着不小的帮助。但若是这种狂躁之气吸纳太多,体内囤积太多,到了高等级的修为境界之后,却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当然,防止这几大家族尾大不掉,也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不过,经过了这两天的尝试之后,张天逸却是对于这座超星系群,却是有了一些,与众不同的特殊想法。

“放心吧,只要他们不再来招惹我,我才没有那个闲时间去他们!”

漂亮的女剑客

张天逸淡淡一笑,并未多想,起床之后,一拍储物袋,衣袍自动裹在了身上。

“以后,你就在十一山安心修炼吧,以你现在的体质和天赋,再加上有我的丹药辅助,很快就可以跨入化神后期以及半步渡劫境界。

到时候,我再想一些办法,让你直接踏入渡劫期!”

张天逸直接换了一个话题。

“我就不能去天丹阁吗?”

许梦晨有些不解。

明明自己可以去天丹阁,十一山那里虽然也不错,但她还是想要和张天逸靠近一些。

“天丹阁那里的情况,可能有些特殊,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感觉,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而且我现在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并不一定就会一直留在天丹阁,在那里有些人有非分之想,你留在那里,将会十分危险。

而且,我已经和你说过了,不久之后,我也会去十一山。”

张天逸不容拒绝的回答道。

“还有,在十一山那里,我已经安排了不少的力量,我不在,需要有人,帮我去控制他们的运行,否则的话,这些刚刚被我收服而来的力量,很快就会重新散掉。

不仅仅如此,除了弹药之外,在十一山那里,也是更加适合修炼的地方,各种资源,也会更加完备以及充足。”

两人再度交流了一段时间,在张天逸许下了各种各样的承诺之后,许梦晨总算是暂时放弃了要去天丹阁修炼,和张天逸一起的打算。

“你干嘛……你能不能休息休息,咱们在这停留了两天了。

这两天我连……衣服都没有穿过!”

张天逸再度有些不老实起来,许梦晨俏脸绯红的说道,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要拒绝的意思,反倒是主动迎合起来。

不过,正当两人即将开始进入重要阶段时,张天逸却是忽然间眉头一皱,停下了动作,起身时一拍储物袋,大量的丹药和宝物顿时飞出,装入了一个新的储物袋,然后直接扔给了许梦晨。

等我离开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你立刻驾驭飞行船,向我相仿的方向离开,然后寻找最近的的传送阵,直接返回十一山!

他脸色严肃的说道,话音还未说完,衣袍就已经再次上身,同时身形一晃,直接就从房间之中,消失不见。

许梦晨同样是从床上起身,走出房间时,一身衣裙已经整洁如新。

她原本还想和张天逸说几句什么,但当她踏上甲板时,张天逸已经踏入星空,瞬间远去。

她十分清楚,若非是遇到什么紧急的事情,张天逸绝对不会如此仓促的甩下自己,让自己离开。

而且以自己现在的实力, 即便是留在他身边,实际上,也帮不上什么忙,甚至反倒会成为张天逸的累赘。

凝望着张天逸消失的方向,按照张天逸的吩咐,等待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她便是毫不犹豫的开启了飞行船,向着张天逸离开的相反方向,瞬间远去。

张天逸并没有到处乱走,而是沿着星空航道,缓缓而行,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

这里已经是凌云超星系群的边缘,所以航道之中的飞行船数量,也渐渐多了起来。

张天逸也没有取出新的飞行船,而是就这般踏空而行,任由时不时飞驰而过的飞行船或者战船上,投够来的一道又一道惊讶的目光。

而就在张天逸完离开凌云超星系群没有多久的时间之后,一艘通体灰土之色,看起来十分低调的战船,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至于他为何会注意到这艘战船,那是因为这艘战船的穿透,正有一名绝色女子,亭亭而立。

一身柔软的白色长裙,容貌秀眉,身材曲线动人,肌肤欺霜赛雪温婉动人,站在那船头之时,就如同一支正在缓缓伸开的白莲花,让人不由自主的,就要沉迷其中。

不过,张天逸并非是被此女的美貌和仪态所吸引,这仅仅是一个诱因而已,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在此女的身边,此刻正有一名金色铠甲的男子,盘膝而坐。

因为面容也隐藏在盔甲之中,所以张天逸看不到此人的容貌,但从此人露出的双目之中,一股浓郁的杀机,正凝聚成为逼人的精芒,直奔自己这里,投射而来!

下一刻,在两人目光碰撞的瞬间,那艘巨大的战船,猛的一颤,在星空之中,轰然停下!

在这艘战船停顿的同时,铠甲男子手中的长剑, 勃然出鞘,一道耀目的剑芒,瞬间冲天绽放,将这四周星空,映照的霞光万丈。

一瞬间,这天地之间,这剑芒似乎成为了骄阳,让远处的视线,直接就化作了虚妄的漆黑!

星空之中,眨眼间, 一片肃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