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萌想,温子弦不愧是饱读诗书,连赞美女人也懂得用比喻句。

不像陆之谦,赞美女人只能用最简单的英文单词“beautiful”。

可即便如此,郝萌依旧觉得陆之谦的赞美比较深入人心。

最美的语言,一定不是经过繁复修饰的文字。

而是发自肺腑的表达。

也许很短,但却真实。

温子弦没有食言,郝萌收拾好一切,站在他家别墅的门口,准备离开时。

温子弦将一张写了字的纸条,摊开在她眼前。

郝萌知道那是什么。

昨晚忍受他对她上下其手,差点就与他一起上-床。

不就是为了得到这张纸么?

写了重要信息的纸。

甜美夏日清新脱俗美女白如玉

这张纸上的信息对陆之谦来说特别重要。

用多少钱都买不到。

郝萌目不转瞬的盯着那张纸条。

温子弦长得太高,偏生又将纸条举得高高的。

郝萌有些急,踮起了脚尖,想要去拿那张纸条。

温子弦笑了笑。

愈发将手中的纸条举得再高一些,更高一些。

郝萌心急如焚,瞠大了眼眸,目光紧紧跟随着他手里拿着的纸条,双手举得老高,却依旧拿不到他手里的纸条。

郝萌沉默,只用恳求的目光看他。

温子弦俯下头看着她,忽然说:“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

说完,挑衅邪魅的目光看向她。

郝萌脸色变红,死死咬住唇。

半晌后,她踮起了脚尖,亲吻他的脸颊。

温子弦顺势揽住她的腰。

郝萌挣扎着想推开他,温子弦置放在她腰间的手却愈紧。

温子弦弯下腰,俯下头,低声的在她耳边说:

“郝萌,若想得到,必先付出。这个道理,你该懂的。下次,你如果还想来我家喂我喝毒,我非常欢迎你,只是手段必须高明一些。而且,你大可不必喂我喝毒,你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最听话吗?”

郝萌愤怒的沉默下去。

温子弦笑了笑,挑起她的下颌,痞痞的说,带着戏谑:

“男人睡在你隔壁的时候最听话。下次你要求我,试试用这个办法,我保证你得偿所愿。千百年前的古人,就有女人吹枕头风的觉悟,你怎么就没有这个觉悟呢?”

郝萌愤怒到极致,白了他一眼,用力的伸手想推开他。

温子弦依旧紧紧箍住她,在她耳边威胁:“你当真不要我手里的纸条了?”

郝萌急得直跺脚,焦虑的说:“我要!我要!”

“郝萌,你这话说得我心头荡漾,要是换做是你昨晚在床上对我说,我一定会当场发疯。你信不信?”

说着,温子弦俯下头,在她耳边戏谑的笑出声。

郝萌冷哼一声,一转头,一辆黑色的路虎,“嗤”一声疾驰而过,扬起一阵尘土飞扬。

郝萌定定的看着那辆呼啸而去的黑色路虎,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木木的怔在原地。

她不是瞎子,她认得那是谁的车子。

车牌号码“666666”。

是陆之谦最近才换的车子。

这报应果然来得快。

郝萌有些绝望,她几乎使出了身的力气,一把用力,猛地推开温子弦的束缚。

她抬起脚步,想要追上那辆黑色路虎。

可是,四周只余尘土飞扬,黄沙漫天。

刚刚呼啸而过的黑色路虎,早已嚣张的压过双黄线,调转车头,完不顾交通规则,疾驰而去。

郝萌蓦地觉得浑身虚软,双脚无力。

她缓缓的蹲在地上,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刚才车子离开的方向。

温子弦将她一把从地上扯起来,而后他将白色的纸条,置放在她的手提袋里。

郝萌忿恨的看他,“是你告诉他的吗?”

温子弦耸耸肩,笑了笑,拒绝回答。

他不会对她说谎,但也不会愚蠢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于是,他由始至终的微笑。

郝萌不死心,依旧追问:“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王-八-蛋,你一定恨不得让陆之谦知道,你昨晚对我做了些什么。”

温子弦伸出手指,覆上她的唇,上下摩挲着,怜惜的口吻,却怎么听都是讽刺:

“别这样说,我承认我昨晚对你做了一个男人,应该对女人做的所有事情。但一切都是你情我愿,我没有逼你,更没有强迫你。你知道外头的男人女人有多么开放吧?刚一见面都可以直接过夜,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也只过了这么一夜,你不觉得很正常吗?”

郝萌猛地伸手,用力挥开他的手,径直朝前走去。

温子弦去取车,开到她身边,摇下车门,让她上车。

郝萌愤怒的转头,看他一眼,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继续朝前走去。

温子弦揉了揉额角,停下了车子,亲自走到郝萌的身边,将她连拖带拽拉上车。

郝萌奋力的抵抗,终究还是抵挡不住温子弦的强制,被迫上了车。

上了车后,郝萌自己动手系安带。

温子弦叹一口气说:“这里很难截到车,你这样走,走十个小时都走不到。”

郝萌咬住唇,不说话,扭头看向窗外。

温子弦专注的开车,等红灯的时候,他的情绪蓦地有些低落。

他问她:“你这是生我气了?”

郝萌声音恶狠狠:“没有!”

温子弦笑。“没有你这么凶?你以前从来不对我这么凶!”

郝萌吼他:“你以前也不会对我做这些!”

温子弦脸色微微一变,语气依旧很好:“哪些?”

郝萌冷笑。“你自己心知肚明!”

温子弦思忖了半晌,许久才恍然大悟道:“你是说昨晚你的衣服?”

郝萌咬住唇,不说话。

早上起床,她发现自己的衣服有被人解开过的迹象。可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如果你是怀疑我昨晚趁你睡着的时候,对你做了什么,你大可以放心,我昨晚只是……”

温子弦话还没有说完,郝萌狠狠的打断他:

“你别说了!我一个字也不想听!”

说完,郝萌取出手提包,仔仔细细的看着温子弦刚刚塞进她背包里的纸条。

她仔仔细细的看着纸条上的字迹,上面只有一个手机号码。

郝萌皱了皱眉,郑重其事的问温子弦:

“你有没有更详细一点的联系方式,为什么只有一个手机号码?为什么连个姓名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