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余建学转头看到秦竹的时候,表情立刻变的有些怪怪地……昨天傍晚,他和余建东亲眼见到秦竹负气而走,余观海随后追了出来。昨晚余观海一晚上没回家,他们都以为余观海是送秦竹回县城被秦维汉留下了。

刚才只顾着和余利沂谢英慧母子争执了,余建学也没注意到秦竹。可现在看到这秦大小姐……再看看余观海,这两人感觉好像……这一天一夜都没回家啊!难道他们就一直都在这山上?

虽说心中有疑问,但余建学当着秦竹的面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这事关一个年轻姑娘的清白,他只是意味深长地对余观海说了声:“你早点回家吧,你爸说你一天都没见人影了!”

余建学说出来和没说出来的话,余观海都心知肚明。秦竹在一旁听着,都有点心虚了……一张俏脸红红的,低着头也不说话。

“我……我们在里面采药,给秦老爷子配药用的……”余观海含含糊糊地给余建学解释了一句,就匆匆和秦竹离开了百草园。

走出百草园一段路之后,余观海和秦竹来到了一个岔路口,往西去下了山就是县城,东边则是余家庄的方向。

路口有一棵高大的老槐,秦竹是认识这棵树的,到了这里她也就知道回家该怎么走了。

“你……”

秦竹刚想说让余观海回去不用送了之类的话,可余观海却想都没想径直往西转了向。

这一路上余观海和秦竹都没说话,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起来两人的关系此前一直都不远不近,余观海对秦竹除了一些表面的了解,脾气性格之类的,他几乎就是一无所知。突然间秦竹对他的一句玩笑认真了,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紧接着就在那片幽地之中因为要救她一命,而发生了那种关系……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快的就好象做了一场梦一样……对余观海来说是这样,秦竹亦是如此。一路上两人虽然保持着沉默,但秦竹和余观海各自的心里却都在想着今后该如何定义彼此之间的关系。

妖娆美女开胸装秀豪乳

“好了!到县城了……你就不用送了,回去吧!”看到前方的城门楼,秦竹停下了脚步淡淡地对余观海告辞。

余观海沉吟了一下之后,郑重其事地说道:“秦竹……你给我些时间,我会对你负责的!过年的时候……我去你家提亲!”

虽说余观海非常确信自己和秦竹之间没有爱情,顶多就是一些很正常的好感而已。但既然他占了人家的清白身子,总得对人家负责吧!

至于说他把正式上门提亲的时间定在了过年的时候,距离现在还有几个月,那是因为他想要借着这段时间想办法和徐玉莹做个了断。毕竟他们已经基本上确定了恋爱关系。

在秦竹和徐玉莹之间,他总得选择一个……相对而言,他现在对秦竹的责任是板上钉钉的了。

可让余观海没想到的是,秦竹听到他的话,怔怔地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之后,她摇着头说道:“不要!余观海……我不要你可怜我!”

说完秦竹一扭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余观海想要去追……可看着她倔犟地背影,又再一次停下了脚步。

秦竹忍着一直没哭,直到走进黑黝黝地城门洞之后,那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夜已深,古老的城门洞里穿门而过的风带着一阵轻轻地呜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