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

恐怖的能量波动,此刻就像是潮水一般从大长老的灵峰之上传递开来,扩散到了整个青冥宗三千灵峰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刻,但凡是身处青冥宗当中之人,都能够感受到这股能量波动。

“嗖嗖嗖…………”

破风声频传,时间不长,大长老的灵峰周围,便是聚集了上百人,这些人都是青冥宗的天位境高手,其中甚至不乏大天位之境的强者。

不过,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强者,此时全都是面露震撼,一个个激动的盯着大长老的灵峰。

“造化境,这是造化境的气息,大长老突破到造化境了啊!”

“好恐怖的能量波动,这便是造化境强者的力量么?我感觉自己在这等力量面前,简直就像是蝼蚁一般渺小。”

“是啊,所谓造化之下皆为蝼蚁,我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太好了,从今以后,青冥宗又多了一个造化境强者,就算魔兽大军打来也不怕了,哈哈哈!”

“………………”

所有人都在兴奋的谈论着,大长老在这等时候晋级造化境,这对整个青冥宗来说,都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毕竟,眼下大劫将至,多一个造化境强者守护宗门,大家的安全也就有了一定的保障。

可爱俏皮系小美女春日甜美照

“嗖嗖!!!”

就在这时,又是两声破风声从远处传来,而相比于其他人飞掠的声音,这二人飞掠之时的破风声明显要大了不少,所以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是雷云党党主和荀万山!!”

“哈,这二位也来了,不过,他们这会儿恐怕会很不好受吧?”

“那还用说?谁都知道,大长老跟荀万山是死对头,眼下大长老晋级了造化境,这对师徒的日子恐怕会很不好过了啊,桀桀桀桀!”

“切,看小人得志的样儿,云党主早已经在神阙宫站稳了脚跟,就算大长老晋级造化境又能如何?难道他还敢对云党主出手不成?”

“哼哼,站稳脚跟?那还不是因为大长老宽宏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否则他们师徒怎么可能逍遥到现在?”

“懒得跟辩解,愚蠢至极……………”

眼看着云霄和荀万山到来,在场的众人不由得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谁都知道,大长老跟荀万山有过结,眼下大长老晋级造化境,几乎是下意识地,大家都觉得荀万山今后的日子一定会很难过了。

所以,一时之间,不少人看向师徒二人的目光,都是变得不太一样起来,有的是同情,有的干脆就赤裸裸的想要看戏,估计应该是大长老阵营之人。

“好恐怖的能量波动,造化境强者的威势,果然不是天位境之人所能比拟的!”

并没有去注意众人的谈论,说话间的工夫,云霄和荀万山已经越过人群,来到了大长老的灵峰近前,自然而然的站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离得近了,荀万山这才感受到,原来大长老窦天彰晋级的威势,竟然会恐怖若斯!

“师尊,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就在荀万山震惊于窦天彰晋级的威势之时,一旁,云霄的声音陡然响起,语气充满了怪异。

“恩?不同寻常的地方?”

闻言,荀万山不禁转过头来看向云霄,却是刚好见到对方眉头紧锁,眼底闪烁着一道道亮芒。

见此,荀万山不禁宁心静气,再次去感受了一下,可惜的是,他虽然也有那么一丝怪异的感觉,但却根本抓不住其中的关键。

“我知道了,这是造化境强者的晋级感悟!!”

就在荀万山思绪之时,云霄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语气简直充满了激动。

“师尊,随我来!!!”

神情一正,云霄也不过多解释,说着,他便是身形一闪,直接朝着下方的山脚降落下去,瞬间便是来到了大长老的灵峰脚下。

“这…………”

听到云霄的招呼,荀万山虽然心下惊疑,但还是赶忙收摄心神,直接随着云霄降落下去。

“师尊,把这颗丹药吞了,然后赶快打坐修炼,说不定这就是我师徒的一个契机!”

降落在山脚下,云霄一抖手,便是取出了两个玉瓶来,将其中一个玉瓶交给对方,然后迅速打开另外一个玉瓶,将其中一枚雾气弥漫的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刷!!!”做完了这些,云霄二话不说,直接便是盘膝坐好,几乎马上就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

“这………”

眼看着云霄吞了丹药坐好,荀万山难免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但还是下意识地将玉瓶打开,取出了其中的丹药。

“好一枚神丹!!!”丹药在手,荀万山不由得心神一颤,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手里这枚丹药绝对是罕见的至宝,说是价值连城绝对一点儿都不夸张。

“不管那么多了,按照霄儿说的做就是!!!”

心神一凝,他这个时候也不多想,一张嘴,便是把丹药吞了下去,然后就地盘坐下来。

“嗡!!!!”

等到他盘膝坐好,丹药的药效却也开始发挥了作用,霎时间,他只感觉自己似乎一下子进入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状态当中,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而一股又一股的明悟,正在从周围汇聚而来,使得他瞬间心思通透,仿佛进入了另外一片世界……………

………………

“什么情况?这两个家伙在干嘛?!”

“厄,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要打坐修炼?!”

“不会吧,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打坐修炼?这师徒二人是疯了么?”

“哈哈哈,我看他们是因为大长老晋级了造化境,所以怕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八成是被吓傻了吧?”

“桀桀桀,有可能……………”

眼看着云霄和荀万山竟突然间降落到山脚下,然后居然纷纷盘坐下来,在场的众人都是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一些有心人更是开始毫不客气地嘲笑起来。

他们实在搞不清楚这对师徒想要干什么,倒是有几个混迹在人群当中的大天位之境强者,这会而都是若有所思,然后赶忙闭上双眼,认认真真地开始感悟,可惜最终也没能感悟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