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刘家算账,开荒总计花了九百多两银子。刘青峰不禁有些丧气,九百多两银子都可以买四百多亩良田了。刘雨儿眉开眼笑地说:“二哥,你天天读书读傻了吧?你要是买四百多亩良田,你打算怎么种?难道就我们家几个人种,你不请人?再说,我们不仅得了一千多亩地,还整了一条沟渠和两个大水塘呢!”

刘来喜问:“两个大水塘有什么用?”

“三叔,养鱼呀!”

“养鱼?”刘来喜开始琢磨刘雨儿的话。

刘来好的媳妇孙氏和刘来安的媳妇唐氏已经忍耐不住了

孙氏问:“爹,这地契该怎么上?”

唐氏紧张地握紧双手。

刘雨儿谈心里叹气道:还是来了。

刘大田似笑非笑地问:“开荒用了九百多两银子,你们出了多少?”

唐氏连忙说道:“爹,我们也出力了呀!”

王氏问道:“老四媳妇,你说谁没出力?”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

清纯少女户外休闲写真 手拿棒球酷帅可爱

刘大田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事我已经想好了。老二既然已经分了出来,你们就亲兄弟明算账。老大家当初出了二两银子,三个孩子也都出了力,青海还要办家学,老二你拿出八十两银子给你大哥,另外再拿出二十两给你大侄女备嫁妆。老三出力多,老幺也出了二两银子,你一家给五十两银子。以后,那一千亩荒地就上你家人的名字,与大院无关,上不了地契,也和大院无关。至于我和你娘,你给我们一百两银子。大山侄子家,你们自己算,大院就不参合了。”

唐氏和孙氏都有些愤愤不平地说:“爹,这不公平!”

王氏说:“怎么不公平?是不是觉得老二银子给太多了。”

唐氏气愤地说:“娘,为什么地都给二哥?他哪来的这么多银子开荒?”

金氏道:“四弟妹,二哥怎么挣银子是二哥自己的事,与我们无关。”

“三弟妹,二哥怎么挣银子我们是不知道,可是还是知道与正和楼有关,这要是没有那辆架子车,二哥能攀上正和楼吗?”

刘雨儿看到这个情形心中叹息:果然是财帛动人心,这才刚消停下来就开始了。还好,当初爷爷瞒了一千五百两银子下来,否则更加麻烦。

刘雨儿实在不想看到这个情形,一个团队若是内部出了问题,可就麻烦了。她诚恳地说:“爷爷奶奶,这一千亩地,要我们这一房人单独打理是不可能的,少不得要叔伯们帮忙。爹,您看这样好不好,地契还是上我们一房的名字,以后地里的纯收益,大伯、三叔和四叔三房各占一成,爷爷奶奶也占一成如何?”

在刘来福看来自己挣的银子都是爹娘的,他自然不会有异议,就看向父母。

刘大田叹了口气说道:“那就这样吧!老大、老三、老幺你们什么意思?”

老三摇头说道:“爹,这一成我们不要。就用来办家学吧!”

刘老大和刘老四面面相觑,不明白老三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这时,刘青海突然说道:“爷爷,这一成我们不要。也用来办家学!”

孙氏听了就瞪了一眼儿子,刘青海连忙拉了拉她的衣袖。

刘来安一看就剩自己一个了,一咬牙说道:“爹,这一成本来就是二哥的,我们也不要。”唐氏气红了眼,却不敢再说话。

刘大田这才如释重负地说:“那就这么定了,老二你先拿出一百两银子出来教给老幺,办家学的事就交给他办。青海负责教书就好了。”他当初没有护住老二一家,这一次若是再没护住,只怕这二房真的要和大院离心了。

刘雨儿突然又说道:“爷爷,四叔的这一成我想给村里。”

“给村里,二丫头,你疯了?!”唐氏叫了起来,这一成她一个子都没落到,现在这丫头居然说要给村里。

“二丫头,为什么要给村里?”刘大田现在发现这个二孙女最近想事情很周到,她要这么做肯定又自己的道理。

“爷爷,我们开的荒地正好在后山和村里之间,虽然我们留了几条路,可是大家未必愿意多走那几步路。毕竟那不是他们的庄稼,收成多少与他们无关。若是和他们有关,只怕他们比我们还宝贝那些苞米呢?”

“雨儿,这一成也太多了。”张氏有些心疼,一家人累死累活转眼就有一百多亩地的庄稼成别人的了。

刘青峰说道:“娘,妹妹说的对,要是给少了就没用了,一成的收入分到每家就没多少了?”

刘大田咳了两声说道:“老二,这事你们自己商量着办,要是同意就赶紧去找里正,别等别人糟蹋了苞米再说。以后,这家里的事还是你自己做主,要是拿不定主意,就和你兄弟几个商量。我和你娘老了,不想再操心了。”

刘雨儿乖巧地跑到刘大田身边说:“爷爷,明天我们都去正和楼吃饭好不好,我还没吃过酸菜鱼呢。”

刘大田笑道:“好好,将你舅舅也叫上一起乐呵乐呵!”

众人都笑了起来。

大院里的人没有留下来吃饭,说笑了一阵就拿着银子回去了。

晚上,刘大山一家过来吃饭。两家人吃完饭,三奶奶、张氏和田氏去收拾,几个孩子也被叫了出去,屋里就只剩下刘来福和刘大山两人。刘来福拿出一百两银子交给大山道:“兄弟,这个你收下!”

刘大山接过银子,也不推诿,直接起身走出屋子。他走到门口才说道:“二哥,告诉几个孩子,明天开始好好练武。”这些天,除了刘雨儿,其他几个孩子包括小六、小七都懈怠了,刘大山就觉得该给他们紧紧皮了。

刘来福一个人在屋里转悠了一顿饭的功夫,觉得女儿说的有理,就喊来刘青峰和刘雨儿过来商量那一成收益的事。

刘雨儿说道:“爹,我们可要说好了,是地里的一成收益。”

刘青峰不解地问:“妹妹,这是为什么?”

“二哥,你想想咱们的银子都花在哪儿了?”

“那两个水塘?”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是兔兔妈,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