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体中的修为之力,此刻在掌心凝聚成为了一道旋涡。

看似不紧不慢的一掌推出,但实际上,杀伤力,已经极为恐怖。

掌风轻微,掌音低沉,瞬间就落在了测试机上。

“这不行啊,一点气势都没有,怎么可能打出力量来。”

“声音都没有,速度也不快,力量根本就没有发挥到极致。”

众人再次说道,纷纷摇头。

修战也皱了皱眉头,张天逸这次的表现也太寻常了一些。

就算是按照之前,直接就一千斤负重的情况看来,也不至于会如此啊?

不过,下一刻,测试仪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轰鸣。

接着,咔咔声传来,众人脸上的疑惑以及得意,瞬间就再次消散一空。

测试仪上,用来承受力量的部位,竟然被张天逸,一张劈碎了!

心满意足的收回手,张天逸淡淡一笑。

赤雪:性感又清纯

“这下测试数据出不来了,们总该满意了吧。”

“只要是看不到数据,那就我都不会太难看。”

拍拍手,张天逸满脸对象的转过身看向了修战等人。

“那个修队长,们都仪器好像坏了,我的力量数据没有测出来啊。”

“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要不咱们去食堂参观一下吧。”

张天逸尴尬的一笑,只想快点将这件事翻过篇去。

但他的话音刚落下,面色就变得无比古怪起来。

因为修战等等所有人,此刻一个个部瞪大了眼睛,下巴一个个都快要掉落在地了!

他预想之中,瞒天过海的结果,并没有出现,反倒是引起了更加强烈的震撼。

“修队长,这个……”

他心中一动,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自己又弄巧成拙了?

但是,这应该没错啊,破了不就是代表着测不出来么?

测不出来,那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丢脸以及打脸了。

整个训练区域诡异的静止了下来,仿佛时空都直接停顿。

片刻之后,此起彼伏的吞咽后水的声音才缓缓发出。

咕呱,咕呱,所有人都定定的看着张天逸,如同看着一只怪物!

“我艹,他是不是故意来砸场子的?”

许久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忽然开口道。

“对,他一定是过来砸场子的!”

“我去,这也太装逼了,刚才不声不响的,各种找理由,各种找台阶,但出手的时候,从来不手软!”

“原来是把我们当猴耍啊,这么牛逼早说啊,早说了谁他们的脑袋缺根弦才跟比!”

“牛逼,太牛逼了,不服都不行啊!”

议论声越来越多了起来。

修战更是一脸的纠结以及后悔。

自己之前是那根神经搭错了,非要向他展示一下,让他见识见识基地的牛掰之处。

结果呢,自己玩砸了,变成了基地的所有人,都在见识见识张天逸的牛逼之处了。

原本想张扬炫耀下的,结果现在把别人炫耀起来了,把自己炫耀没了。

刚才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咱们这里的设施牛逼,功法法门如何牛逼,可以碾压内力武者。

但转眼之间,这脸就被张天逸打得啪啪响!

“呵呵呵,张医生,果然是深藏不漏啊!”

憋了半天,他脸笑心不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张天逸正好解释,修战又一抬手将他打断了。

“张医生不要说了,我们服了。”

“这台仪器的受力部位极为特殊,最高只能承受两千八百公斤的力量。”

“一旦超过这个数值,他立刻就会碎裂掉。”

“我原来以为张医生不擅长力量,想不到力量竟然如此恐怖!”

修战有些无语的抱怨道。

他今天终于算是彻底演绎了一句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修队长,完没有必要在意这件事的。”

“因为我的修为是……”

张天逸要是不解释清楚的话,这个误会只会越来越大。

但修战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

“不必多说了,张医生,的实力,我们已经充分了解了。”

“果然是……”

修战抬手,将张天逸的话压了下来,但声音一顿,原本想要说果然是会装啊,但这句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人家明明一直都在拒绝自己好不好?

人家明明一直都不想跟自己比好不好?

明明每次都是自己硬把他推上去的好不好?

结果人家现在爆发了,牛逼了,反倒是自己被打脸了。

修战觉得自己今天一定起床的时候没有看黄历。

好好的录了笔录放人家走不就行了?

非要弄过来参观什么基地。

现在好了,脸皮都参观漏了!

丢人都丢到家了!

开始的时候,说的如何如何牛逼,现在呢,人家轻轻松松就把记录给破的体无完肤啊。

张天逸也觉得十分尴尬,但作弊放水绝对不是自己的风格。

没有办法呀,自己那可是宗师啊。

要是内力境界,那输了也就输了。

但自己可是宗师,要是输了,以后传出去,自己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反倒是现在他觉得,修战这些人,用不着如此郁闷才对。

们一群先天境界的小瘪三,输给一名宗师有什么好郁闷的?

尚正阳都被自己踩成那样子了。

现在也没有觉得有丢脸啊。

们只需要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把话说完,让我告诉们我的身份,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但关键是,们不给我机会啊!

既然不给机会,那们就自己慢慢郁闷去吧!

修战眉头不断地皱起,现在接连输了两阵,若是不找回来一局,他的心里,实在是过不去这个坎!

他的目光在庞大的训练场内不断的游移,忽然眼前一亮,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靶场上。

“张医生,听说擅长针灸,那手一定很准吧。”

“不如我们去玩玩枪械如何,以的针灸手法,一定是百发百中才对。”

他一面说着,一面向旁边的队员使了使眼色。

后者立刻会意,撒腿就蹿了过去,开始清场了。

张天逸原本想要拒绝,但转瞬一想,枪法好不好,应该跟宗师关系不大了吧。

这可是自己放水的好机会啊,输了这一局,大家就可以和和美美,一团和气了,谁都有面子,谁都有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