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七扯了扯唇角,“你正经点,这可不是荒山野岭,宫里的话,随时都可能有人来巡逻,被发现就完了……”

北萧南吻了一下她的脸蛋,“荒山野岭就可以?”

“可以你个头,快起来!”

璃七连忙推开了他,今日芸艺的事还历历在目,她可不想像芸艺一样,被人当场看到那种画面……

虽然对象不是侍卫,而是她的夫君。

北萧南正正经经的坐在一旁,“你方才一直不起身,我还以为你是想了。”

“想你个头。”

璃七白了他一眼,怎么感觉在一起久了,北萧南越来越会调戏她了?

虽然以前也会……

“这是在外面,你就不怕被人听见了,损了你的形象?”

“四处无人。”

北萧南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为夫想你了,便想打趣你几句。”

施淡妆温柔美丽少女蕾丝长裙花下写真

璃七虽然面上气咻咻的,心里却是早已暖的不行,“这是何处?离东宫远吗?”

“这就是东宫。”

北萧南缓缓开口,“我随便找了处无人,无风之地,不知何处。”

无风?

璃七这才发现自己现在不仅坐在风吹不到的地方,身上还披了件外衣。

不得不说北萧南是真的细心,而且永远都是这么的细心。

她还以为他将自己带到这是有什么事,或是为了与自己说些什么话,结果他只是单纯的怕自己吹到凉风……

“阿南,我可能知道佳沂在哪了,但我还不能确定那个是不是她,所以……”

“宫内异动,你得走了。”

北萧南平静的看着她,脸色十分凝重。

璃七扯了扯唇角,“这几日我呆在这宫里,倒是风平浪静的呀,阿南,是不是你想多了……”

“方才我便要带你离开,但又怕你酒后吹风会着凉,这才到此休息,现在你已清醒,我们该马上离开。”

听着北萧南的话,璃七纠结了一会儿后,又道:“我知道,我们之前约定的是三天,但我现在已经有消息了,好不容易查到一点什么又走,我不甘心,你便再给我两三日,让我确定一下那个姓白的姑娘是不是佳沂呗。”

北萧南蹙着眉,“宫内异动,怕你危险。”

“不会的阿南,我能保护好自己,你看我现在不就被我自己保护的好好的吗?”

北萧南还想说什么,又见璃七可怜兮兮的拉着自己的小手。

他仅看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两日。”

璃七扬了扬唇,“两日和三日也没什么区别了,是吧阿南?”

北萧南摸了摸她的脑袋,“何人教你撒的娇?没点模样。”

“你咯。”

璃七靠着他的肩,“还不是你老像带小孩一样带我,这久而久之,我的智商都要退步成小孩了。”

“本就傻。”

北萧南一本正经,那话就好像在说,她原本就傻,再变傻一点就变傻子了。

璃七不太开心的看了他一眼,“就你会乱说。”

又见北萧南一脸严肃道:“寻人可以,离纳兰白泉远点。”

璃七眨了眨眼,“为何?”

“你说呢?”

北萧南有些不悦,“孤男寡女,一同饮酒,还喝多了,你二人皆扑石桌上,头近的像是要靠到一起,你说为何?”

璃七瞬间明白了他,心里是又好笑又好气,“我说阿南,咱都老夫老妻了,你怎么还能吃酷啊?”

偷笑的语气刚一落下,北萧南一手按住她的后脑,一个吻,快速落下。

许久,他才松开了她。

“就是吃醋。”

璃七的小脸红彤彤的,“咳,那我,就离他远点,尽量不让你吃醋。”

“尽量?”

北萧南挑眉,语气有些吃味。

璃七沉思了片刻,又道:“一定……”

不是,好好的聊着聊着怎么聊这来了!

璃七有些小小的不自在,便又转移话题道:“佳沂有可能在二皇子那,接下来的两三日,我继续呆在宫里,想办法去看看那个是不是她,然后阿南你就在我们之前住的那个客栈等我好了……”

“傲氏与鬼门冲突不断,很多势力都开始盯上我们,我是抽出空闲来接你的。”

瞧着北萧南那么认真的模样,璃七叹了口气,“又给你添麻烦了……”

北萧南蹙了蹙眉,“不,那些阻止我留你身边的,才是麻烦。”

听到他这么说,璃七的心里说不出有多么感动,“最多三天,三天后客栈见。”

不等北萧南回话,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急,细细一听,似乎还是很多人在跑。

这都大半夜了,又是宫里,怎么还是这么热闹……

脚步声越来越近,北萧南也不在多说,只是轻轻搂过她,在她额间留下一吻。

“等你。”

璃七严肃的点了点头,“恩。”

又听北萧南道:“一直往前,便可找到道路,我会在客栈等你,但你若一直不回,下次我便将你扛回去了。”

璃七嘟了嘟嘴,“我说阿南,你越来越啰嗦了,放心吧。”

北萧南甚是无奈,他摸了摸璃七的脑袋,最后终究是转身跳离了开。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璃七的心里说不出有多温暖。

不得不说,被人惦记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一想到身后还有一个人会从始至终都陪着自己,璃七的心里便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也不再墨迹,连忙起身小跑去了那个路边,然后往回寝宫的方向走去。

同一时间,也有一群侍卫匆匆忙忙的从她身边跑了过去。

领头的侍卫一脸焦急,“快,动作都快一点,先去太子那!”

见他们如此着急,璃七不由有些疑惑。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大半夜的,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急匆匆的找纳兰白泉……

她以及快的速度回到了太子所住的寝宫,刚走到前下他们喝酒的那个院子外,便听见一位宫女道:“殿下此刻该在休息,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打扰他。”

“皇后娘娘出事了,还请尽快同太子殿下禀报!”

话音落下,那个宫女先是神色一僵,而后二话不说便冲去找纳兰白泉了。

不远处的璃七小脸僵硬,当下便冲到了那群侍卫面前。

“是不是弄错了?皇后娘娘怎么可能出事?这会大半夜的,什么人敢去折腾皇后娘娘?”

领头的侍卫看了她一眼,大概是认出了她是纳兰白泉身边的人,他倒也没有多不客气,只道:“便是半夜出事,才会如此兴师动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