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光芒流转,无数的符文开始从那阵法当中涌了出来。

难以言明的威压瞬间从天空中压了下来,首当其冲的文殊广法天尊还有那普贤真人瞬间回过神来,脸色凝重的看着天空中的阵法。

只见一抹阴沉的黑色出现在了阵法之中,不过片刻功夫,便是一座巨大的大山从那阵法之中缓缓滑出。

只是出现了不到一半,那大山便将文殊广法天尊还有普贤真人的法身彻底的笼罩起来。

“这是?”

阐教众人有些惊骇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可谓是吃惊不已。

神通不是没见过,但是此等神通居然被施展出来时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那大山的威势,都可比肩自己所在的山岳了。

随着大山出现在了天空中,人们才想起来这移山为何要叫移山,这是真的在移山。

如此巨大的山岳从天空中缓缓落下,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将文殊广法天尊还有那普贤真人锁死在了原地。

随着大山压了下来,普贤真人率先回过神来,双臂猛地往起一撑,身后的法身也是一模一样的动作。

“轰”的一声巨响响起,只见那普贤真人双手刚刚和大山碰撞在一起,随后便看到一道光芒从那山下扩散开来。

原本下降的大山此时瞬间停了下来,但是普贤真人此时却并不轻松,随着那大山压下来,瞬间紧皱起了眉头。

超级性感可爱无敌美少女写真集

文殊广法天尊此时也猛地回过神来,双臂往起一撑,便打算同普贤真人一同将这大山阻挡下来。

只是还未出招,耳边就响起了普贤真人一声怒吼。

“师弟!莫要出手!”

文殊广法天尊瞬间停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一脸诧异的看着普贤真人,不明白师兄为何会这么说话。

难不成是?

想到这里,文殊广法天尊仰头看去,只见那原本平平无奇的大山之上,无数的符文从大山之上延伸下来,瞬间就缠绕在了普贤真人的法身之上。

文殊广法天尊脸色骤变,心中后怕不已,这移山居然能够将法身锁死,真是闻所未闻的手段。

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文殊广法天尊眼中寒光一闪,猛地往前踏了一步,那法身身上的威势也随之一变,双臂往前一撑,便是一道寒光闪烁起来。

无数的灵力汇聚起来,一柄通体闪着金光的长剑出现在了半空中,随后便发现那文殊广法天尊身上灵力流转,手臂一挥,长剑夹杂着无尽的威势朝着移山刺了过去。

只是那长剑还未到了移山近前,便被驱神手臂挥舞着锁链缠住。

“开!”

怒吼一声,只见那被锁链缠住的金光长剑瞬间方向一转,被驱神一甩,带去了其他的方向,一时间众人变了脸色。

移山看着那刺向自己的长剑被驱神挡下来,眼中光芒一闪,身上一阵光芒闪动,只见天空中原本被撑住的大山突然一阵颤动起来。

随后便看到普贤真人的脸色一白,那身后的法身也瞬间光芒黯淡了不少。

本来停下来的大山,此时开始慢慢动了起来,普贤真人身后的法身瞬间身子一矮,光芒也黯淡了不少。

文殊广法天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由得就是一愣,随后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心中不由得就是一急,便打算强行将头顶的大山破开。

身上灵力涌动,不多时一道光柱从文殊广法天尊的身上喷涌而出,直冲头顶的大山,只是一瞬间就看到那大山之下瞬间扩散开来大量的灵力。

看着这一幕的移山眉头一蹙,随后手掌一抬,那大山底下瞬间展开一道阵法,将那文殊广法天尊释放出来的光柱挡了下来。

大山的下坠之势依旧没有被阻挡下来,只见那大山猛地往下一坠,普贤真人脸色骤然一变。

在这一瞬间内,普贤真人单手一挥,瞬间便是一道流光将文殊广法天尊卷住,本打算动手的文殊广法天尊只觉得自己身上灵力一滞,有些诧异的看着普贤真人,还未反应过来,自己身后的法身就尽数消散开来。

身子一轻,文殊广法天尊,就这么被普贤真人一把从那大山之下甩了出去。

看着普贤真人的动作,移山和驱神并未阻止,好似压根没有看到一样,移山的嘴角微微扬起,随即开口说道:“落!”

话音刚落,只见那大山猛地一坠,普贤真人的法身瞬间出现了无数的裂纹,随后寸寸碎裂开来。

没有了法身的支撑,那大山迅速下坠,朝着普贤真人的身上压了下去。

只见那普贤真人身上光芒涌动,便是连双眼之中都满是金光喷涌而出,怒吼一声,居然打算用自己的肉身将那大山挡下来。

双臂只是支撑了片刻功夫,便有无数的鲜血从那普贤真人的手臂上涌出。

“啊!”

“轰!”

随着一声不甘的怒吼响起,那大山瞬间落下,大地也随之一颤,瞬间没有了普贤真人的气息。

“师兄!”

被提前甩出来保住一命的文殊广法天尊,感受着那普贤真人的气息消息,脸色瞬间一变,身形一晃就朝着移山冲了过去。

普贤真人必死无疑,自己一定要为师兄报仇!此时的文殊广法天尊身上光芒闪动,灵威比之前更甚的文殊广法天尊转瞬间就到了移山的跟前。

一道金光凝聚在了自己的手上,就朝着移山的脑袋重重的落了下去。

此时施展了神通的移山并不像表面那样消耗极小,反倒是此时身上已经没有了多少的妖力。

召唤来的大山越大,所消耗的妖力就越大。

此时的移山面前一道屏障出现,但也仅仅是当了片刻,随后整个人都倒飞出去,好在及时稳住了身形。

看着这一幕,文殊广法天尊便是一喜,此时的移山妖力大降,明显是刚刚消耗太大的缘故,此时正是斩杀对方的绝佳机会。

想到这里,文殊广法天尊便打算上前将移山一举击杀,但是身形刚刚一动,便觉得身后一阵破空声传来,腰间也随之一紧。

“你似乎忘了本将军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