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靳南沉默了一阵,没有回答,反而低低地出声,“病毒是夜白和沈慕白改良后的,比之前的毒性强了不止一倍,至于方式,美男计。”

“美男计?”秦欢咬了咬唇,看向霍靳南,“不会是你—自—己上阵吧?”

霍靳南嗓音低了几分,“你二哥。”

二哥秦少南?

二哥用美男计,总觉得不太可能!而且,对方蒋熙然!

她还想问,敲门声响起。

霍靳南,“进来。”

夜白推开门,看了一眼霍靳南和秦欢的方向,好在他们没有在亲热,算不上打扰吧?

她便坦然地进了卧室,“我过来就是想问问舒檬檬,她真的死了?”

霍靳南面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应该是真的。”

真的死了!

以前只有治病的时候死过人,这还是第一次不是治病的时候死人!

短发小清新女生阳光明媚的午后写真

夜白站在那里,安静了一阵才出声,“不是我,别我扯进来,要不我会有麻烦。”

霍靳南看向夜白,嗓音低磁,“有尸检结果,不会把你扯进去。”

夜白听了才略微安心,总觉得自己最近管霍家的事管得有些多了,“那个,我要回去了。”

霍靳南,“这么着急?”

夜白点了点头,再不回去他的小白鼠就要被老爸弄死了,想到沈慕白和他关系不错,话到嘴边艺术了那么一丁点,“再不回去,沈慕白就不是植物人了。”

秦欢和霍靳南同时看向夜白的方向,不是植物人不是挺好的吗?

夜白看了一眼,他们好像没有听懂,轻轻地补充了一句,“他会变成死人。”

秦欢,“……”

霍靳南,“……”

夜白看着两个不说话的人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对了,你记得按时换纱布就行,去找沈慕白给你换,一周一次,再过两个月就可以看到了。”

霍靳南,“好。”

夜白低头,看了一眼身上不舒服的裙子,手不由自主地暗暗握住裙角往下拽拽,“我原来的衣服呢?”

霍靳南,“去问你徒弟。”

话音刚落,小家伙来了,探了一个头进门,瞅了一眼夜白,注意到她最近习惯性的拽着裙角的手,抿了抿小嘴,“扔了。”

夜白站在那里,盯着小家伙,真的很想将他拎起来扔出窗外。

小家伙看到夜白的脸色连忙出声,“师父,你就这样回去吧,明明这么好看,为什么要假装男人呢?”

夜白扶额,“这个,你去问你师祖。”

小家伙抿了抿小

嘴,师祖,还是算了吧!

夜白看向小家伙,终于忍不住出声,“赔我的衣服。”

小家伙,“……”

这是亲师父吗?

霍靳南面朝向小家伙,“去找你小叔借一套新衣服给夜白。”

小家伙应了一声,很快出去了。

过了一阵,他拿着一条新的牛仔裤和一条长袖T恤回来了,“给,师父。”

夜白看了一眼,还算满意。

回到房间,换了男装,出了卧室,秦欢、霍靳南和小家伙已经在大厅。

她看向霍靳南,“我走了,小樱怎么办?”

霍靳南看向夜白,“不能等等吗?”

夜白思考了片刻,“那也可以,就不用管沈佑了,反正醒过来的几率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