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云霄来说,他的力量绝对不在对面的老者之下,可境界上的差距却是十分致命的,修为不到破劫境,永远不可能明白破劫境强者是多么的恐怖,何况老者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心劫境,心神几乎与天地合一,一招一式,都是带动着天地之势。

不过,虽是如此,但老者想要把云霄轻松击溃,那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毕竟,云霄的本身力量足够强大,而且又有着精神力辅助,可以巧妙地将对手的力量化解掉,这样一来,即便不能反制对手,但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不受伤。

也许在对手看来,这是一场可以很快就分出胜负的战斗,但事实上,云霄却是想把这场战斗拖得久一些,这样才能从对手的手段当中获得冲击破劫境的契机。

“轰!!!”

又是恐怖的一拳当空轰下,直奔云霄的头顶,可就在这一拳即将轰在云霄的头上之时,云霄的脚下微微一错,轻描淡写地挥出一拳,却是刚好轰在了上空拳影的侧面,虽然他这一拳的力道跟上空的拳影没办法相提并论,但就是这稍稍的一碰,上方的拳影便是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最后落在了他的身侧,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

“好,心劫境强者的攻击果然犀利,我终于从中感受到了一些道理,原来破劫境的境界,最重要的就是对天地之势的进一步掌握,这样一来,就能节省本身的力量消耗,从而达到攻击力的最大化!”

再次避开了对手的攻击,云霄的心神简直越发的空灵起来,到了这会儿,他已经对破劫境强者的手段越来越清楚,应付起对手的攻击,也是越发的轻松起来。

很明显的,像对面老者这等境界,已经很难会有真元力枯竭的情况出现,因为对方虽然攻击犀利,但多是借助了天地之势,对本身的消耗并不大,所以,他想要凭借自己在真元力厚度上的优势拖垮对手,绝对有些不太现实。

“必须要想个办法实现反杀,如果一直这般被动下去的话,那么就算对方杀不了我,那么我也杀不了他,届时引来皇城里的强者前来围观,那可就相当的不妙了。”

算算时间,他已经跟对手对拼了不下半刻钟之久,这会儿,整片镇狱山深处都已经是千疮百孔,不知道有多少的魔兽都被吓得四散奔逃,就算是镇狱山深处的那头白色魔狼王,这会儿都不敢轻易现身出来。

“啊啊啊,小子,有种别总是到处躲!!”

就在这时,对面的老者似乎也有些急了,突然大叫了起来,脸上尽是一片的愤怒之色。

穿着迷你裙日系美女亭亭玉立户外写真

很明显的,云霄着急,这老者恐怕一样着急,毕竟,若是招来了其他人,那么对他来说同样没有好处。

“不躲?不躲是傻子,我打不过,难道还不让我躲么?”

听到老者的叫喊,云霄不禁嗤笑一声,同时再次身形闪动,避开了对方的强横攻击,却是依旧只防不攻,一副完全被对手压制的模样。

“该死,等本座生擒了,一定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杀!!”老者这会儿是真的怒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像云霄这般恐怖的年轻人,明明在力量和境界上都不如自己,可竟然滑溜的像一条泥鳅,任凭他如何打击,对方竟然都能在关键时刻顶住。

另外,他其实更加的清楚,以云霄这等恐怖的实力来说,绝对是有绝地反击的手段的,所以他又不敢把所有力量全都用在攻击上,却是丝毫不做防范。

在这等心态之下,他的战斗简直就是越来越畏首畏尾,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将云霄斩杀在此…………

与此同时,二人的战场不远处。

“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冯老竟然这么久都干不掉这小子,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守护者,才能调教出如此恐怖的天才?”

吴傲的双眼微微眯起,心下不禁有些隐隐的担忧起来。

他看得出来,云霄的武学天赋着实是恐怖,这等级别的天才,想来定是超级强者精心培养的继承人,说不定身份地位十分不凡。

“不行,这种人既然已经得罪,那么就必须要将其斩杀,否则将来必成后患!”

如果云霄真的是一个普通天才的话,他就算是放跑了对方也没什么,可正因为云霄表现出来的力量和潜力太过恐怖,他才必须要将云霄斩杀于此,以绝后患!

“看来必须要我出手才行了!!!”

眼神一凝,他知道,如果再这么僵持下去,对他来说绝对没有好处,想到这里,他的精神力猛地一动,便是在身周凝结了一个神纹,直接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上。

“嗡!!!”神纹加身,他的身体周围陡然微微一震,便是出现了一个看不见的透明护罩,将他完全保护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精神力毫不停歇,显然是在凝结更多的神纹,说着,他的身形便是微微一闪,直接朝着云霄和冯老对战的战场靠近了过去。

很多人都觉得神师只会炼丹炼器,殊不知,神师的战斗手段同样很多,事实上,强大的神师,破坏力要比武者恐怖得多,只不过神师很少会出手就是了,因为也很少会有人不开眼的去招惹神师,何况多数的神师都有自己的守护者。

“轰轰轰!!!”

云霄和冯老的战斗还在继续僵持,自始至终,云霄都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可不管他如何被动,但对方的攻击不奏效,说来也是毫无意义。

冯老的攻击力不可谓不强,事实上,这会儿若是随便换了另外一个入劫境强者的话,都早就已经被对方轰杀成渣了。

“恩?”

某一刻,就在二人僵持不下之时,冯老的眼底却是蓦地闪过一丝亮色,手里的力道也是猛地加大。

“小子,能够在本座的手底下坚持这么久,也当真可以引以为傲了,不过,今日必死无疑,杀!!”

眼底的亮芒一闪而逝,冯老似乎突然来了精神,就像是找到了斩杀云霄的办法一样。

“嘿嘿,老家伙,想让我死,那就拿出点儿真本事来。”

云霄依旧不为所动,依旧是自顾自地抵挡着对方的攻击,但却明显有些吃力起来,被对方逼着向后退。

“死死死!!!”

冯老的攻击越来越犀利,而他这突然间的节奏变幻,明显让云霄应付起来有些吃力,一时之间只能是不断的后退。

“嗡!!!!”

“轰!!!!”

就在云霄不断后退,最终退到一片空地上面之时,在他身周的空间陡然间微微一震,随后,一声轰响便是蓦地响彻开来,紧接着,一片恐怖的火焰便是猛地燃烧起来,瞬间就将云霄吞没其中。

“嗖嗖嗖!!!”

随着烈焰将云霄吞没,空气中陡然响起一声声的破风声,却是一根根乌黑的细针刺破空气,从四面八方朝着火焰当中的云霄电射而来。

刹那之间,原本还意气风发的云霄,瞬间便是消失在烈焰当中,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