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过就是可惜,言欢一直以来都是不会参加这样的节目,而节目组这一次到是意外了,其实他们当初也只是抱着试一下的态度,结果他们还真的请来了言欢当他们的节目嘉宾。

   当然他们谁也不知道,言欢这一次过来,真的不是为了出风头,也不是为了给这个节止添砖加瓦的,她眼红的可是别人做菜的手艺,谁让她本来就是一个美食的爱好着。

   这一次节目共有五个,也都是圈内大家所认识的,虽然说,都没有多近的关系,可是却也不都是陌生人,当然言欢就是这些嘉宾里面名怕最大的,两界的国际大奖,百忆影片的女王,手中也有琳良,别人都是镶金带银的,而言欢这个人绝对是纯金的,她就像是一个金疙瘩一样,身价不知道有多少亿了,当然风评也是十分的好,名声更是好,大家当然都是希望同名声好的人在一起,也能够令自己有些好的影响,当然其它人虽然谈不上多巴解言欢的。可是却也是明显的,比起对其它人而言要热情的很多,当然言欢也就没有想过要端什么架子,她就是一个过来偷师的,真的,就是过来当小偷的。

   所以,她得要代调,低调一些的好。

   是的,低调一些好。

   “人都是到齐了没有?”

   导演问着工作人员,“现在都是差不多要到时间了,我们这是即兴的节目,是不能彩排的。”因为不可能让人家再是重来一次,做成功做坏,都是要看各自的本事,当然还要看命。

   工作人员拿了一张表格,再是一一的比对过了,“差不多都是到齐了,只是差了一位。”

   打电话再是催一下,导演都是不怎么愿意了,主要也是因为这实在是有些太不守时间了,没有见着他们现在都是在这里等着吗?所有人都是过来了,也都是提前到了,就连言欢本人都是提前半个小时到了,也是将节目当中会发生的事情都是了解清楚了。

   怎么,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是要比言欢咖位更大的,名气更高的,他们这样的小节目,还能够请的起?是凉辰还是谁,而目前为止,最出风头的,就是言欢还有凉辰这两个人了。

   这一年都是如前年了,各种的奖项拿了一波又一波,拿完了国内的,还要去拿国外的,拿完了国外的,再是回来拿国内的,各种大小的奖都是拿了不少,就这样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可能还是继续的拿着的,就是不知道这一位到了现在都是姗姗来迟的某人,到底有多大的面子的,让他们这一堆人都是在等着他?

   “是谁?”导演冷着脸问着工作人员。

   一字肩长裙美女头戴宽檐帽手持鲜花嘴唇微张图片

   而他还真是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自信心,也是如此的大牌,都是给他迟到了快半个小时了,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要毁了他的节目吗?

   工作人员小声的在导演的耳边说了一个名子。

   “是她,”导演一听,心里就更加的不痛快了,还真当自己的成了一线的是不是,现在可是连个二线都是谈不上,她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了?还有没有一点的自知之明的?”

   工作人员也是点头,他们都是知道不是一个出名的,但是这不是没有办法,人家就是给他们耍大牌了,他们还能怎么办?要不就是少一个嘉宾,那节目还要怎么办,就让镜头那里空着一把椅子吗?现在就算他们想要再是邀请一位,也是来不及了,因为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

   “给我打电话再是问了一下,到底什么时候能过来?”导演的脸已经都是拉的长了起来。

   我再是联系一次,工作人员其实都是想说,自己已经打了好几通的电话了,也不知道是正好是在路上,还是说遇到了什么事,一直都是联系不到人,电话也是打不通。

   他将手机拿了出来,找着那个女星经纪人的电话,恩,本人不接电话的话,也是有情有可缘,可是如果就连经纪人也是不接,那么就真的有些太过分了。

   而一会儿,就连工作人员的脸也都是拉了下来。

   “怎么了?”导演的脸拉的更长了。

   “她挂了我电话,”工作人员现在不只是拉脸,还是黑脸了,现在都是什么情况了,怎么的,他们这节目,到底还拍不拍啊?

   都是准备了这么久的,怎么了,这都是这怎么回事,他们好好的一个节目,难不成就真的要这么黄了不可?

   就在导演急的心胆俱裂,一张长脸是快要变的黑了之时,外面突然心来了一道声音。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而后就在所有人都是没有注意到之时,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杨可可和她的经济人,而扬可可的经纪人连忙的低头哈腰的道歉着,只是,当她一到见到里面的言欢之时,明显的愣了一下,就连她身后跟着的人也是一样。

   “啊……”也不知道是谁发生的一声惊呼,就连言欢也是抬起了脸,而她现在总算是知道,到底那一道惊呼声是哪里而来,又是因为什么?

   “她整容了啊?”同言欢坐在一起最近的人小声的问着言欢。

   “明显的,”言欢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她是听说过,有人会拿她当成整容的范本的,可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想要整成她的样子。

   她对自己的这张脸再也熟悉不过,都是看了两辈子了,而且寻寻和她长的如此像的,她还能再是看一辈子,她家小寻寻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儿。

   而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整的面目非的女人,虽然不是太像,可是大体却是能看出来像她了,就是可怜了,没整成功,明显的这就是整残了。

   “她好像整成了你?”又有一个人在言欢的耳边小声的说着。

   言欢笑了一下,再是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感觉真的不太舒服,一点也不舒服,尤其是自己的五官好像长在了别人的脸上。

   都是整的面目菲了,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在脸上动了多少的刀子。

   而这位杨可可大神的出现,气氛几近都是诡异的莫明,就是因为她这长时间没有出来过了,这一出现,到是将所有人都是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