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开料峭,寒意渐散。

   长陵的雾气一地瀑散,滚落在地,如龙脊流淌,四周的山谷并不多高,隐约笼罩一层云雾,这段时间行走其内,有三分仙境。

   白鹿洞书院的女弟子在前,一男一女吊尾。

   将飞瀑琴琴匣卸下来,放到前面任由马车驮运的琴君,此刻身上空空如也,唯独怀中抱着长气,环抱双臂,衣袂随风摇曳,身上带着三月四月的花草清香。

   放开了诸多枷锁,她的身上只觉得轻松异常,伸长玉颈,轻轻吸了一口气。

   然后再缓缓吐出。

   这是白鹿洞书院修身养性的吐纳法门,苏幕遮先生破开涅槃境界之后,特地传授于她,让她不要背负太多,能放下时则放下,不要太过拘谨,反而碍了大道。

   两人缓步而行。

   声声慢轻声开口:“多谢宁奕先生。”

   宁奕摆了摆手,笑道:“你谢我?应该是我谢你才对,除了你,还有水月先生和苏幕遮先生,两位先生对我颇为照顾,虽然这段日子未能见面,但是你们对我的心意和帮助,点点滴滴,宁某都记在心里,不会忘记。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前方的车马声音逐渐远去,也不知道是车速本来就快,还是那些“善解人意”的白鹿洞书院弟子,刻意加快了速度,要给身后的两人,创造出一个安静的独处环境。

   宁奕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认真说道:“飞瀑琴放在前面,没事吗?”

   东方爱丽丝少女梦幻历险

   琴君摇了摇头,咬字很轻,道:“无碍的。”

   宁奕“哦”了一声,笑着解释道:“剑修从来都是剑不离手,我以为你们也是,以前每每看你,都觉得背着巨大琴匣,颇不方便。现在看你......”

   宁奕与声声慢之间的距离,约莫隔着半个肩头,说不上近,也不算远。他稍微隔远了去看,发现这位书院大君子的身段,竟然比自己印象中要好很多,窈窕有致,甚至可以说尤为动人,尤其是黑色及地长裙下, 隔着一层薄纱,能够看到一双若隐若现的莹润长腿。

   琴君笑了笑,道:“现在看我,如何?”

   “现在看你,像是一位女子剑修,还是世外高人,忒厉害的那种。”

   宁奕笑着开口,说完之后,收回目光,将心神放在那柄羌山长气上,不得不说,琴君若是不背着那柄沉重巨大的古琴,不冷冰冰一张脸,此刻环抱长剑,倒真是一个洒脱自在的剑修高人,颇有三分超然姿态。

   “女子剑修?”琴君笑道:“忒厉害的那种,你家院子里的那位?”

   宁奕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宁奕先生大可放心,我并没有什么试探之心。”声声慢轻声说道:“裴姑娘是个很有灵性的姑娘,院子里的剑气有余,就算她不是‘忒厉害’的那种女子剑修,至少也是个小有所成的那种,愿意帮先生去青山府邸出一口恶气,能够悄无声息给青君一个教训,这等境界,总是比在下要高的。”

   这句话里,带着一丝自嘲。

   宁奕叹了口气,索性不再去解释。

   声声慢忽然笑道:“先生忙着回府吗?”

   宁奕

   (本章未完,请翻页)

   摇了摇头,道:“跟她说的是要去长陵一趟,不一定能赶回家吃晚饭,现在看来,天黑之前,能回府即可,哪怕路上有些事情微微耽误,不要太晚,都可以。”

   琴君抬头,望向天色,还未垂暮,不过也所剩不多,于是轻声说道:“从长陵顺路回天都,以你我的修为,若是赶得紧,不过小半炷香。”

   她微微犹豫。

   “前方是自在湖畔,可否请宁奕先生耽误一些时间......陪我走一走?”

   ......

   ......

   自在湖畔的冰层已经化开了。

   鱼儿游曳在水面下,穿梭在叶面与水流之中。

   黄昏光线,将湖畔两个人影子拉得很长。

   琴君的声音,缓慢倾吐。

   “......修行的困索,书院的未来,诸多的苦闷,大抵就是如此。”

   路上,她对宁奕吐出一些心事,这些事情倒不算大事,在修行途中,甚至只能算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麻烦。

   都是一些琐事,细枝末节,譬如琴君在音道上修行之时,遇到的具体问题和门槛,那些问题如何卡住了她,又如何得不到答案.......对于宁奕而言,这些问题他根本无从解答,于是只能不发一言的沉闷听着。

   白鹿洞书院一路走过来,在剑器近一战为之正名前,声声慢的日子,过得一直很憋屈,而且痛苦,她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身旁都是需要她照拂和照顾的同门师妹。

   宁奕有些明白这种感受。

   如果让那些师妹们知道,就连白鹿洞书院的大君子琴君,也有着诸多的细碎苦闷,以及不确定的事情,恐怕她们心中那个凛然一切的不可战胜的形象,就会一夕崩塌。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

   宁奕无法想象有徐藏办不到的事情。

   大隋的子民,一直坚信陛下是无所不能的。

   声声慢,放到白鹿洞书院里,就是年轻一辈所有人的仰望对象,所以......她理应轻松的做到一切。

   但是她做不到。

   “世人真的有这种人吗?修行不会遇到屏障,所有的问题都不会难住他,从不会觉得气馁和挫败,从不会失误和犹豫......”宁奕默默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

   他的心里竟然浮现了一个陌生人的名字。

   洛长生。

   那个未曾谋面的“谪仙人”,似乎就是这么一个人?

   连忙甩了甩头。

   “宁奕先生,很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么多。”

   琴君的声音,变得很温柔,如果让书院的其他人看到,恐怕无法想象,这是她们眼中那个几乎从不言笑的大师姐。

   积郁极深,今日吐出,舒缓了许多。

   琴君无法向身旁的人,展示自己柔弱的一面,她也绝不可以向自己的师父去倾诉这些。、

   有风吹过。

   宁奕看到一张黑色的薄纱,缓慢飞掠而起,带着淡淡的香气,被风吹向了自在湖的方向。

   他怔怔看着声声慢的侧脸。

   那张面颊倒没有美得倾国倾城,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绝世动人,但却恬静淡然,甚至带着三分柔弱。

   琴君拿面纱遮住自己容貌,引起了外界的诸多舆论和猜测。

   众说纷纭之中,最广为流传,且被所有人接受的说法,是声声慢长得极美,遮掩容貌,是为了低调行事,免得横生诸多事端。

   其实她拿一张面纱遮脸,只是为了藏住这张天生小女人的柔软五官,好树立起一副肃杀冰冷的形象。

   今日在自在湖,坦诚相见,琴君对宁奕卸下了最后一层神秘面纱。

   宁奕恍惚片刻,认真问道。

   “还未请教名讳?”

   相识如此之久,他只知道眼前的女子,被尊为书院四大君子中的“琴君”,朋友之间,喊一声“声声慢”的敕号,却不知道她真正的姓名。

   卸下了面纱的琴君,意味深长看了宁奕一眼,来到自在湖畔,波光粼粼,一艘残破草舟无人,停泊在湖中央。

   声声慢以指尖为笔,缓慢而认真,一字一字,湖水被音浪挤开。

   宁奕喃喃道:“江枫渔火对愁眠......”

   音浪裹挟水气,没入湖面,星辉投石,很快就弥散开来,琴君以指尖写下这一行字,怔怔看了半晌,然后轻声笑道:“我与你一样,无父无母,就在自在湖畔这里,被师门捡到,当时襁褓被丢在孤舟上,师父说我冻得浑身打颤,却不哭闹,本以为已经罹遭不幸,长眠人间,没有想到,竟然还活着,而且睁着眼睛,看起来不像是个凡庸,便动了恻隐之心。”

   宁奕看着琴君一只手卸下一包布囊,松开系着布囊的红绳,微笑说道:“这是弃我不顾的生父母,给我留的唯一一样物事。”

   那是一块古旧泛黄的木牌,拴着一片已经干枯的红色枫叶,木牌上的字迹已经斑驳难以辨认,工工整整写着“红叶”二字。

   她挥了挥袖袍,星辉散去,湖面上的水纹被打碎,唯独余下三个字,重新组合,缓慢糅在一起。

   声、声、慢。

   江、眠、枫。

   宁奕看着湖泊点点星辉,他眼里倒映着西岭大雪,声声慢的那块木牌,那片红叶,让他想到了一些过往的记忆。

   西岭抛飞的大雪。

   他并没有遇到苏幕遮这样的先生,于是他在西岭菩萨庙里默默熬过了人生最苦的十年。

   琴君轻声感慨说道:“宁奕先生,我很佩服你,从西岭走出来,来到天都,走到如今的这一步,其实需要很大的毅力和勇气。”

   宁奕自嘲笑道:“还有运气。”

   若不是徐藏,宁奕如今仍在西岭,仍在挣扎。

   “试过去找他们么?”宁奕望着琴君,“以你如今的地位和力量,可以试着找到他们。”

   “找到了又如何?”声声慢面色平静,“喜悦,愤怒,悲伤,痛苦?一个人可以有一千张面孔,但总有一些事情,是无论换上哪一张,都不愿去面对的。”

   “大隋其实一直不太平,我更情愿生我下来的那一对男女,已经死在了大隋的硝烟和动荡里。”她轻声说道:“这样我就算找到了他们,面对一块墓碑,便是恨了怨了,最后也会原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