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越长越大,这个不了的愿望也渐渐破灭了,就像阳光下的泡沫,一触即碎——

   温如看着承欢,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不要她了,徒增伤心,还不如不知道。

   想到这里,她神情悲戚地出声,“欢欢,你不是私生女,你爸爸在我生下你的那一年出了意外。”

   承欢应了一声,看着温如,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如果爸爸真的出了意外,那秦莫霆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显然,有太多事妈妈并不想她知道。

   想到昨天晚上躺在那里等霍靳南,无聊的时候无意中翻看了收拾在她箱子里妈妈的东西,看到了一个陈旧的相册,里面有很多她的照片,每一页都是她小时候的照片,基本上都是侧脸,没有正面,有跌倒的,有哭泣的,有一个人坐在门前那颗大树下发呆的……

   最后一页,很小地写着一行字:欢欢,对不起,其实妈妈爱你。

   最后几个字晕开了,显然是泪痕——

   想到这里,突然有些透不过气来。

   那天看完相册,她才突然明白妈妈那些多年伪装的冷盔甲,都是易碎品,一触击破,只是那时候她太稚嫩,什么都不懂——

   看不懂她眼底的无奈和痛苦。

   白色透视薄纱唯美美女复古艺术写真

   不知道经历过什么,才会那样谨慎小心?

   温如看到承欢一直盯着自己,眼角渐渐湿润,“欢欢,怎么了?”

   “眼睛里进了睫毛。”

   承欢一笑,看着温如,第一次相信,眼睛看到的并不是事实。

   温如笑笑,“过来,妈妈帮你吹吹。”

   承欢凑近,静静地感受着属于妈妈的温暖,浑身暖融融的。

   温如看了半天,没有找到,“还疼吗?”

   承欢点了点头,“还磨眼睛。”

   温如真的吹了吹,动作很轻柔。

   承欢闭上眼睛,感受到了多年缺失的母爱,真希望一直都这样下去,有妈妈,有他,有小五——

   ————云起书院————

   晚上,回到南苑山庄,吃过晚饭,承欢坐在沙发上陪小家伙看脑洞大开的美剧。

   她不停地看手机上的时钟,有些心不在焉。

   小家伙抿了抿小嘴,看向承欢,“欢欢,你在担心霍靳南?”

   承欢笑了笑,捏着小家伙的圆脸亲了一下,“这你都能看出来?”

   小家伙鄙夷地看了一眼承欢,“都写在大脑门上了,我又不是视力不好,还能看不见?”

   顿了顿,他往窗外看了一眼,天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真是的!叫欢欢担心。

   皱了皱眉头,小家伙看向承欢,“这几天他都回来的很晚吗?”

   承欢“嗯”了一声。

   小家伙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出声,过了一阵,看向承欢,“想他就给他打电话吧,霍靳南那个人看着别扭,其实嘛,还过得去。”

   看着他一副大人的口吻,承欢忍不住笑了笑,这么看来,小家伙终于想通了?不和霍小二较劲了?之前还给她各种支招。

   小家伙看到承欢盯着自己,耳根微红,扭头,装模作样地继续看美剧。

   承欢亲了亲他的耳朵,刚要出声,手机响了,看到是霍北的号码,轻摁了一下,一接通那边就传来嘈杂的声音,霍北的声音掺杂在其中很不清晰,“先生这边出了点事……”